全部 图书 报纸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视频 新闻
首页>学术快讯>交流>  考古成果 公众共享 ——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在广西桂林召开

考古成果 公众共享 ——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在广西桂林召开

0来源:暂无日期:2019.11.12 点击数:12

       11月7日至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桂林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在广西桂林市召开。来自全国各相关单位的代表近200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论坛开幕式在桂林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举行。在论坛开幕式上,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指导委员会主任王仁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及桂林市相关领导先后致辞。此外,论坛嘉宾还为“甑皮岩智慧少年”颁发了证书,共同为“桂林市大风山——小文物考古社”揭牌,为“中国桂林·洞穴遗址考古研究中心”举行了奠基仪式。

开幕式

“中国桂林·洞穴遗址考古研究中心”奠基

参会嘉宾合影

       此次“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的主题为“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并设有“中国考古新发现及其保护利用”“城市考古与社会融合发展”“考古遗址博物馆(公园)与公众考古”三个分论坛。


       一、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

       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李滨作了《寻找桂林文化力量,挖掘桂林文化价值——桂林国际旅游胜地建设背景下的文化遗产保护》的演讲,从桂林山水和历史文化的基本情况,新时代桂林城市发展的目标、桂林在国际旅游胜地建设背景下的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工作方式的探索,2014年以来桂林文化遗产保护与国际旅游胜地融合发展的初步成效等几个方面,介绍了桂林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探索。

       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是近年新石器时代的重大考古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彭小军作了题为《寻找失落五千年的古城——湖北沙洋城河遗址的聚落考古收获》,详细介绍了城河遗址的考古发现,讲解了这座史前城址所代表的屈家岭文化在长江中游地区文明化进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董新林作了题为《世界遗产视角下的辽上京遗址考古新成果》,介绍了近年来辽上京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如确认了辽上京宫城的位置和规模,首次证明辽上京皇城存在东向中轴线等,极大地推进了辽上京城址布局和沿革的研究。同时考古发现还助力大遗址保护,为遗址公园建设和申遗提供更加坚强的学术支撑。

       明中都是明代第一座按照“京师之制”营建的都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志作了《明中都与凤阳的城市发展》的报告,介绍了近年对明中都遗址的发掘情况,揭示出明中都皇城内多组主体建筑的布局、结构、工艺和建造过程,为研究明中都在城市发展史和建筑技术史上的历史作用积累了重要材料。王志同时介绍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的遗址公园建设,把明中都融入到城市发展规划中,成为凤阳市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


 嘉宾发言

       二、中国考古新发现及保护利用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作了《在雪域高原上探寻远古人类的足迹》的报告。高星表示,近年在青藏高原的旧石器考古研究是国内乃至世界旧石器考古的热点。青藏高原被广泛认为生存条件恶劣,那么人类是什么时候登上高原,属于什么族群,他们适应环境的生产生活方式又是什么?高星对以尼阿底遗址、梅龙普达遗址为代表的青藏高原的旧石器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进行了介绍,也突出了考古人在困难环境下工作的不懈精神。

       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副馆长韦军作了《桂林史前遗址考古调查发掘的初步收获》的报告,介绍了近年以甑皮岩遗址为核心,对桂林盆地旧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商周时代的文化内涵、发展规律与演变的探索,并在基本建立桂林盆地史前文化序列的基础上,对漓江下游的桂江流域、漓江上游以北的湘江流域开展针对性调查。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熊增珑作了《半拉山墓地考古发掘及大凌河中上游地区考古调查》的报告。半拉山墓地是红山文化的一处重要墓地,也是近年来红山文化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墓地积土为冢,在土冢上进行埋葬和祭祀活动。报告根据地层关系还原了墓地的结构、分区和营建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丛德新作了《新疆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考古新收获——以博尔塔拉河流域为中心》的报告。报告系统梳理了近年在新疆博尔塔拉河流域的考古发掘、调查和研究。在博尔塔拉河流域发现了一批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葬,获得了关于新疆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面貌多方面的重要材料。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前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甑皮岩智慧女神”的石像,成为遗址公园的地标建筑,这座女神的容貌是根据什么复原的?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教授朱泓作了《甑皮岩智慧女神塑像的研制过程——兼谈从颅骨复原容貌的理论与方法》,对采集自甑皮岩遗址保存情况最完好的一男一女两例甑皮岩人颅骨进行的计算机三维容貌复原研究,由此揭开智慧女神容貌复原之谜。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作了《信仰认同与文明构建:艺术考古启示录》的报告。王仁湘表示,中国史前时代从8000年前就开始的艺术造神运动,将科学融入艺术思维,用艺术建构和传播信仰,将信仰推向广泛认同,信仰成为艺术的灵魂。史前时代创立的大范围认同的信仰体系随着艺术的发展传承到文明时代初期。而史前时代创立的艺术传统,又一直影响着后世乃至现代人的精神生活。

       近年神木石峁遗址重大发现频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邸楠作了《神木石峁遗址2018-2019年考古发掘及调查的重要收获》的报告,介绍了近年对石峁遗址皇城台地点的新发现,主要有完备成熟的城门设施,巍峨壮丽的护墙,规模宏大的台顶建筑以及石墙上镶嵌的精美石雕,或已具备“宫城”的性质。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丁见祥作了题为《深海考古的发生与发展——从我国首次深海考古调查谈起》的报告。近年来,随着我国在深海领域勘探技术的不断发展,水下考古也将目光投向这片以往的“禁区”。丁见祥介绍了近年在西沙群岛将考古人员运送到400-1000米深的海域调查的工作,这是我国深海考古跨出的实质性的第一步。

嘉宾发言


       三、城市考古与社会经济融合发展

       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院长周有光以《桂林市城市考古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实践与思考》为题,介绍了近年一些桂林市内的重要考古发现,如靖江王府和王陵、父子岩、东巷、西巷等。周有光强调,城市考古既配合城市建设,也为城市证史补史,拓展城市历史,增添城市内涵,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城市考古要依靠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支持,妥善处理好与政府、企业及个人的关系,充分考虑各方的利益和诉求,才能在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中完成城市考古工作,实现城市考古目的,进而实现城市考古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珍作了《广西发现的秦汉城邑及研究》的报告。李珍表示,秦汉时期是广西社会大变革的时期,中央王朝在广西大力推行郡县制。近年来为配合基本建设和申遗等工作,发现了一批秦汉时期的城邑遗址,如建安城址、观阳城址、城子山城址等,这些城址主要集中分布在水路等交通要道,城址规模较小,建筑技术来自中原,政治和军事功能都很突出。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瑞作了题为《秦汉栎阳城的考古发现与思考》的报告。史书记载的栎阳城在战国秦汉时期是一座重要都城,不仅是汉王朝的第一个都城,也是汉王朝第一座帝陵、陵邑所在。2013年对栎阳城的发掘发现了三座古城,确认三号古城便是文献所载的秦汉栎阳所在。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研究员刘乃涛作了《近五年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收获与思考》的报告。刘乃涛介绍说,北京市考古工作的定位是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遗产金名片,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不断挖掘历史内涵。以此为指导思想,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近年来配合城市副中心、世园会、新机场、冬奥会等国家及市级重点工程,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地区重点区域的文物保护工作,加强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文物保护工作,发掘了通州汉代路县故城、房山唐代刘济墓、延庆辽代大庄科矿冶遗址等重要遗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郭物作了《新疆北庭故城考古新发现及保护展示思考》的报告。北庭故城是中国天山以北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郭物梳理了北庭故城的历史和考古发现,并介绍了北庭故城作为土遗址的保护工作,强调长久性和完好性,注意全球大气候的变化以及本地气候的特点。在梳理了世界各地对土遗址的不同保护方法的基础上阐述了自己对北庭故城保护的见解。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刘志岩作了《江口沉银遗址的考古发现与保护利用》的报告,介绍了遗址发现和发掘的经过,着重介绍了创新性实践的针对浅水遗址的一整套考古发掘方法,包括勘探、围堰发掘、现场保护等。围绕出水的大量文物并结合历史文献为大家讲解了明末的历史和明代的物质文化。此外,金属文物的实验室保护修复也是这次报告的重要内容。最后,刘志岩还把考古成果的宣传和利用的经验以及江口沉银博物馆建设思路和大家分享。

       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中国民主同盟广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陈向进做了《路桥人和甑皮岩——公共考古主推桂林社会经济发展》的报告。陈向进介绍了他从开始接触桂林以甑皮岩万年陶器为代表的古代文化开始到目前所经历的学习、考察和研究历程。他从实例出发,谈了自己对古代文化助力桂林社会经济发展的前景。陈向进表示,作为一位民主党派人士,有责任尽可能将广西灿烂的古代文化让世人所知。

       桂林金顺昌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应福做了《万年种子,花开当代——甑皮岩考古成果产业对接的一次实践》的报告。陈应福根据自己办企业的心得经验,强调企业如果能和文化结合,可以提升企业形象和产品档次。他谈了自己筹建中国桂花文化博物馆的计划和思考,计划与考古发现相结合,为桂林的桂花文化注入深厚的历史内涵。

分论坛发言

       四、考古遗址公园与公众考古

      考古遗址类博物馆开展公众考古有何优势?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钱益汇认为,从博物馆藏品特征和类型来说,考古遗址类博物馆比一般博物馆更加多元化;考古遗址类博物馆所在的遗址多为非常重要的大遗址,内涵丰富,可解读信息多;考古类遗址能更好地解读较为完整的历史;考古遗址类博物馆多保留较为完整的发掘现场,有利于做体验式教学。基于这些优势,他提出了考古遗址类博物馆走向公众的几点思考:在大遗址视野下,整体定位考古遗址类博物馆,做好遗产保护宣传,服务公众,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做好藏品和遗址内涵的综合研究,做好合理阐释和话语体系的转化,为公众讲好遗址背后的历史故事;围绕藏品和遗址形态,做好符合观众需求的展览;除了考古背景的人才之外,还应注重引进包括教育、艺术、市场、运营、管理等多学科人才。

       自2015 年以来,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围绕万年智慧的内涵,做了一系列万年智慧实践活动,让博物馆走进学校,让学生走进博物馆,让史前走进当下,让考古走进身边。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研究部主任王然解释了万年智慧的内涵,并介绍了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公众考古的新实践。他认为,通过万年智慧体验活动,可以让更多的少年感受先人智慧,在不同的方面发现自身的长处,突破自身的发展瓶颈;培养其历史、考古的思维,让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身边的人与事。

       2019年5月17日,依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汉二陵建设的考古专题博物馆南汉二陵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介绍了这座刚刚成立半年多的博物馆所进行的公众考古探索。“在常设展览策划设计过程中,我们注意对考古材料进行深入解读、提取信息,力求通过考古材料为观众呈现清晰的广州历史记忆,讲述生动的广州故事。我们将最新的考古出土文物进行展示,让公众及时分享考古成果。我们将文物的考古出土信息详细介绍,充分利用场景复原、多媒体等手段增进观众特别是广州市民对文物的亲切感,从而获得更好的参观体验。”易西兵说。

       从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磨制石斧和骨针的制作、陶窑重建与烧造的试验、房屋复原、尖底瓶汲水实验等实验考古的最早尝试,到2013年推出的包括钻木取火、植物染色、陶器钻孔等项目的“史前工场”体验活动,西安半坡博物馆馆长张礼智回顾了西安半坡博物馆的公共考古历程。张礼智介绍,“史前工场”自推出以来,深受广大青少年的欢迎,成为西安半坡博物馆的公众教育品牌课程,成为公众走近半坡遗址、感受史前文化的一座桥梁。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开展公众教育活动1181场,来馆参与研学活动人数共计110748人。

       洛阳回民中学鸣鹤考古社是河南省第一家中学考古社,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为中学生接触和认识考古提供了条件。洛阳回民中学副校长赵林安介绍,在办好考古社的同时,学校还腾出500平方米空间,建成了鸣鹤博物馆。鸣鹤博物馆分为石器厅、陶器厅、瓷器厅、青铜器厅、科研厅5个展厅,共有藏品(含青铜仿制品)近2000件,于2019年6月11日开始试运行。赵林安认为,中学考古社应坚定文化自信,坚持紧跟新高考改革,坚持与历史教学紧密结合,坚持与当地历史文化资源相结合,坚持与当地的历史文博机构联系与沟通,积极开展研学旅行。

       杭州市萧山跨湖桥遗址博物馆馆长吴健介绍了跨湖桥遗址潮湿环境综合保护技术效果监测。据介绍,2014年起,跨湖桥遗址博物馆与浙江大学合作,围绕遗址监测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旨在建立遗址原址保护立体化监控体系,分别就土壤、空气、地下水位以及独木舟核心区等进行数据采集。通过课题研究,建立保护监测数据 库,为跨湖桥遗址的进一步研究,为潮湿环境土遗址保护,尤其是水下遗址原址保护积累宝贵的数据参考。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长结合自己在考古发掘中开展公众考古的经历,分享了对于公众考古的思考。他认为,公众考古学是考古学的一个研究领域,研究范围很广泛,不限于我们通常所了解的考古教育、考古传播、考古活动和考古展示,而是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说前一阶段公众考古是用行动告诉人们真实的考古,今后应该突破对新颖形式的追求,转向在共享交流合作中,促进价值、品味、情怀的提升。通过传递考古学相关知识,改变公众对考古的模糊认知,提供多元化服务,开展跨界合作等,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焕发生机活力,提升国民综合素质,增强文化自信。

       今年8月份,国家博物馆在河北张家口坝上兴隆遗址举办了一次针对青少年的考古夏令营活动。营员们从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展厅出发,亲赴考古发掘现场,动手动脚体验发掘,一睹考古的魅力。“在文旅融合背景下博物馆如何开展公共考古这一课题是我们近两年的科研项目。”国家博物馆馆员张静介绍,“于我们而言,应当充分发掘国博的展览、讲座资源,与考古工地资源形成有机链接,或许是一条别有风格的路径。此外,构建互联网新媒体宣传平台,尝试考古与文化产业结合,举办线上线下考古沙龙,出版考古科普读物,如何在保持专业严谨的风格之上展示更有趣、更开放、更接地气的姿态,我们还有广阔的探索空间。”

       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馆长王进先介绍,青海作为三江之源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发现的古遗址和遗迹众多,其中大型遗址主要集中在史前时代。青海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起步较晚,但是发展较快,目前已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处,即将开工建设的考古遗址公园一处。他以喇家遗址、沈那遗址、柳湾遗址、宗日遗址为例,介绍了青海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现状和展望。

       郑州大河村遗址博物馆副馆长戴建强介绍了近年来该馆开展的公众考古探索与实践。组织大众参观,针对不同受众撰写讲解词并反复修改,力求启发观众对博物馆展陈文物和遗迹的历史价值、艺术机会和科学价值的认识和理解;开设研学课堂,围绕与人类有关的“衣食住行干”开设了包括植物锤染、钻木取火、探秘之旅、制陶绘彩等体验活动;开展馆校共建,共享资源,使更多的学生深刻感知传统文化的魅力;在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等重大节日开设专题活动,注重采用互动的方式,让公众在真实的场景下做到“知行合一”。

       如何将专业难懂的遗产价值特征通过浅显易懂的方式让公众易于接受成为遗址公园建设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甘肃大地湾文物保护研究所规划建设部主任张力刚结合大地湾遗址历次考古发掘成果,在分析大地湾遗址遗产价值特征、遗产价值载体的基础上,提出了“见(认识、学习)—知(理解、联想)—行(体验、感受)”的价值诠释体系,作为大地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公众体验的总体构思。各个场景侧重不同的价值特征,最终通过合理的流线组织将各个场景串联起来,以使游客通过不同场景的观赏,最终形成对遗产价值的总体印象。

分论坛发言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起和组织的中国公共考古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在全国各地考古文博单位、高校、媒体和考古文物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下,已经成为国内高规格且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公共考古盛会,为促进公共考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作出了极大贡献。此次论坛的成功举办,为传播考古成果、普及考古知识、提高民众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弘扬中华优秀历史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论坛闭幕式


3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