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图书 报纸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视频 新闻
首页>学术快讯>讲座>  《小国大器:战国中山的青铜瑰宝》讲座实录

《小国大器:战国中山的青铜瑰宝》讲座实录

0来源:暂无日期:2019.10.25 点击数:18

讲座时间:2019年10月13日下午2:30—4:30

讲座地点: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主讲人:苏荣誉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够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对中山国青铜器的一点看法和研究。非常有幸的是我在金沙遗址刚刚发现的时候就来过了,今天金沙变成了世界上很著名的博物馆,我也来过很多次了。我一直很钦佩金沙博物馆这群优秀的队伍,组织举办了很多在全国甚至全世界上都有影响力的展览,这次他们独具慧眼来做了一个中山国的文物展,而且他们的展览团队花了非常大的心思,他们从非常有限的文献里面去解读中山国出土的文物,然后给大家呈现了一个很精彩的展览,展览里面包括了很多精美的文物,但是还有一些文物出于各种原因未能参展,我今天也会对此做一些补充。

       我今天讲座的题目叫《小国大器:战国中山的青铜瑰宝》,接下来我们来欣赏中山国器物的特点,由于之前已经有了关于中山国历史的几次讲座,我今天就对中山国的历史文化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中山国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历史文献很少,且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近代人对中山国做过比较完整的整理是段连勤先生和李学勤先生,今天看来李学勤先生的整理中有些问题,但是整体的框架还是没错的。我们知道中国古代有一种中原与四夷的关系,中原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周围叫做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这些都是经常逐鹿中原的对象,当然他们的来源很复杂,中山国就是其中之一,北狄里面有多个支系,鲜虞就是其中一支,属姬姓,姬姓是西周的一个姓,关于姬姓文献没有记载,跟它同支的肥和鼓都在春秋晚期为晋国灭。中山生生不息,就到了春秋晚期,他们自己成立中山,居大国燕、赵、齐国之间。从现在的文献所知道的是公元前414年武公建立国家,再往前追溯的王叫文公。文武,这是西周时期从文王到王,所以他是姬姓,其实在这里边有很清楚的关系。从左传的记载来说,公元前406年被魏国所灭,而魏文侯封他的儿子击到了中山,我们所知道的中山是这么一个中山,但是到了公元前378年中山桓公的时候,它又复国了。原先的中山恢复了,怎么复国的,我们不知道,这个下面都是由中山所提出的一大堆的问题。后来明确知道的是公元前323年,中山和韩、赵、魏、燕去帮助住在洛阳的周天子,这是他们的一个记载。然后公元前296年中山年被赵国所灭,这个就是中山整个历史。这段历史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中山大概就是在公元前380年的时候到公元前296年,差不多100年的历史,中山国的面积相当于现在石家庄市的京广线西边的这么一部分,在它西面就是太行山,过了太行山就到了晋国的地方,就是差不多现在的平山和灵寿两个县的一部分,就这么大的一块弹丸之地。这是现在考古发现能圈定的中山国,就这么一块疆域,这个疆域实在是很小,但是这一个很小的疆域里边做出了一个比较大的文章,我们所知道的就是桓公复国的时候把它的都城建立在灵寿城,就是现在的平山,平山在什么地方?大家可能不知道平山县,但可能大家不可能不知道西柏坡,而西北坡就在平山的西边——位于太行山里,他们就在此建立都城。现在我们知道都城里有他的贵族墓地,也有王陵,还有一些平民墓地,还有手工业作坊,现在发掘了两个王陵,一个是成公的王陵,就是桓公的儿子,另一个就是成公的儿子——王cuo的王陵。在成公的时候,他们还称自己为公。但是到了cuo的时候自称为王,当然这是一种僭越,我们今天所谈的资料基本上是来自于这两座墓葬。这里边也发现了他的一些手工业遗址,遗址里面包括三个重要部分,一部分是铸铜的,一部分是铸铁的,另一部分是是烧陶的。铸铜遗址里边所发现的材料有一些铸铜的范,有铸剑、戈、刀、带钩等,但是没有铸造容器的,我猜测是因为当时可能没有能力来铸造容器,这也是下边我们所提出来的中山国的一个问题,因为钱币是当时最重要的流通的货币,也是当时财富的重要标识。我们所知道的最大的铸铜遗址是侯马晋国的,当时最重要的生产不是那些精美的青铜的礼器,而是生产货币。我们发现他们生产的货币的范有10万枚之多,所以货币也是一种生产,中山国自己铸造货币,这个可能是中山国一个很重要的经济支柱。我们下面会看到中山国是多么的富有。

      中山国的世系过去是不清楚的,就是它的文献记载很零星,但是由于中山王cuo墓发现了著名的中山三器,现在它的世系还是比较清楚,刚才我们已经提过了文和武,下面就是复国的桓和守城的成到cuo。cuo的儿子zici在位时间不是很长,后来传到他孙子的时候,就被赵国所灭了。从中山三器里边我们所知道的很重要的一个重要事实就是燕国之乱,燕国在公元前320年的时候,太子哙即位了,此时宰相叫子之,结果四年之后,一个叫鹿毛寿的大臣进言,说应该叫子之来代替太子,禅让给子之,让子之来当王。于是哙就接受了,这就变成了一个大乱,就说你怎么能这样子呢?怎么随随便便的就让一个人来当了燕国的王呢?这样就把社会秩序打乱了,于是齐国出兵来伐燕国,就把燕国的都城攻破了。我们从中山三器知道伐燕国的时候,中山国也派兵参加了,中山国铸造中山三器的时候,都是从燕的库房里的铜拿过来铸造的中山三器。但是齐伐燕以后,好像没撤兵的意思。所以秦、卫和韩又去攻打齐国,打了齐国的浦这个地方,让齐退兵。退兵不久,大概就是这件事,李学勤说这个事情发生在之后,刘来成——中山王cuo墓的发掘者,说这是当年就发生的事情。公元前314年,他们铸造了中山三器,然后不久cuo就去世了。然后到了公元前269年中山国就被灭了。所以中山国的繁荣大概就在成公和王cuo这么一段时间内,大概也就是四五十年时间,但是这四五十年,我们可以看到中山国集聚了巨大的财富,铸造了非常精美的器物,今天我就跟大家一块来欣赏,再欣赏他们辉煌期之前,我们先来看一看它的序曲。

       在灵寿故城之前,这个地方也发现了一些略微早期的墓葬,这个墓葬是不是属于中山?我觉得还有探讨。但是河北的考古学家都认为这个是中山的地盘,他们发现的铜器应该属于中山。这件鼎出现在方家庄的一个墓地里。这个鼎我们可以看到有比较细密的纹饰,它的年代大概是春秋中期,而且和侯马附近上马墓地所发现的同时代的鼎类似,然后穆家庄也发现了一批墓葬,这批墓葬出土了一批重要的器物,类似的器物和鼎,具有典型的比较细密的蟠虺纹,这件器物正是侯马青铜器的特点,在侯马铸造青铜器的遗址里发现了大量的泥范,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件侯马器物,有侯马铸造的器物在流通,到平山的方家庄,其实这样的器物还不少,像这样的连裆鼎,也是侯马器物,幸好我还做过一个研究,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发表在纪念高明先生90寿辰的文集里边的文章。这类连裆鼎也差不多都是春秋晚期到战国早期非常短的时间内由侯马所铸造的.

       这是其中的一件带盖的豆,这里边有一些非常复杂的狩猎的纹饰和水陆攻战的纹饰,和我们竹瓦街出土的水陆攻战纹属于同一种工艺,同样的风格以及表现题材。这里边的动物和人物都是红铜先铸造好以后,再铸造出动物和纹饰,然后把它放在范里边,在铸器的时候,把它包在里边,然后这些红铜就露出来了,所以这样的纹饰是以红铜和金黄色的铜相比较出来的。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铸造工艺,我们把它叫铸镶。这种铸镶的红铜的器物的来源可能在淮河流域,发明于在鲁西南,是不是后来晋国人掌握了,我们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中山国可能没有这样的技术水平。有一个例子就是这样的一件豆,收藏在上海博物馆,它出土于山西北部戴国浑源,这个是当年大古董商卢芹斋买下来的,当时因为抗战后还没来得及运出,1950年要从中国运出去,被上海海关截获,一式十六件,现在收藏在上海博物馆。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两件器物的工艺和风格是一致的,他们两个应该有共同的来源。这一件是方家庄器物红铜铸镶图案的纹饰,你可以看到他们通过在这里边用铜来绘画当时狩猎和攻占的场面。然后还有一件精美的器物,这件器物的造型并不怎么样,但是它的内部是用线刻的方式,刻出了这样的纹饰。铜,很坚硬。如果你要把它刻出流畅的纹饰,你必须要有更硬的工具,这个工具就是钢。那么这样的纹饰的出现或者集中出现,都是因为有钢制的工具以后才会有的,而且集中在春秋晚期到战国早期。这是他的整个图案,这个图案跟刚才红铜铸镶图案具有相类似的水陆攻战和一些几何纹饰这样的纹饰,这也跟百花坛出土了一件壶的纹饰有相同的地方,但是类似的器物也出土在在三标镇、金胜村、百花潭等地方,他们属于当时贸易和流通的结果。这是当时在辉县琉璃阁墓葬出头的另一件鉴,我们可以发现,虽然造型不同,但是它们有共同的纹饰特点和格局,而且辉县当时是位于魏国的版图之内。我们也知道魏文侯在公元前406年曾经把中山给吞并了,让他的儿子去那边,所以中山这件器物是不是当时魏国带过去的器物留在那里边,也是值得研究的另一个问题,需要做严肃的对比研究。穆家庄也出土了一件带盖的豆,跟刚才一样,但它的复杂程度远不如上一件。但这些器物也是素面。可能素面的器物都是因为有彩绘,就跟刚才我们一样红铜铸镶的器物也有彩绘,彩绘实际上最简单的是用颜料绘上去就行了,但是会容易脱落。所以现在我们不知道这个器物是不是经过了处理的,但是这样子的器物是战国时期相当大一批器物的风格,我们知道齐国的器物很多都是没有纹饰的,是不是经过彩绘,这是需要从考古的源头来进行不断探索的问题。

       我们接着进入到战国中期来看成公,成公下葬的时间大概在公元前328年,他在位多长时间?不知道,大概可以推算长达30年左右。这件鼎里边有很多漂亮的团花纹饰,而且鼎盖上有兽面装饰。在侯马出现过这样的范,这是一块铸范,正好是这种纹饰,因此,我们所以可以知道,这件器物基本上是铸造于侯马,流通于中山国。而这一件簠出土于成公墓,这是典型的春秋晚期到战国早期比较流行的器物,所以在成公的墓葬里边,你可以看出它来源的多元化,我们可以看到来自于侯马的器物,这件器物是自己铸造的还是别人铸造的,我们不清楚,但是很精美,最具有特点的是它们具有中山国标志性的器物,这件器物我们把它叫山形器,它很高,达到了1米4,宽80厘米,是一个典型的山字。而中山人为什么要称自己为中山呢,就是因为他们的城里边有一座山,这个山是不是具有什么宗教意义?我们不太清楚,但是他们以山字形做它们的符号,大概他们具有强烈的山崇拜。

       在成公里边有一件这样子的灯,它非常稀奇,就此一件。中山国有非常多的孤品,在其他地方不出现,想到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我们发现的诸侯墓非常之少,而且大量的诸侯墓都被盗了,所以我们所看到的都是被盗过剩余的有幸没有被盗的,是因为中山国墓葬的结构比较特殊,所以他的墓葬里面还有些东西保留给我们,我们才能看到他们当时很特别的很复杂的并且很新鲜的面貌。这件灯一个人一手擎着灯,一个手操着蛇,而蛇上面顶着另一个灯盘,下边连着另一个灯盘,特殊的是这个人的头是银的,是银铸造,把一个铸造的银头插在铜的脖子里,综合这种器物,银在中国古代是比较稀少的,因为银矿的品位非常之低,都是PPM级的。所以要炼银,先要把富集起来,怎么富集呢?把它和铅在一块烧,古代把它叫密陀僧,烧了以后再把银和铅坨,因为银铅的熔点不一样,铅很容易融化,把铅变成氧化物就变成灰。所以我们把它叫灰吹法,把灰吹掉,剩下的是银。这个方法公元前4000多年就在伊朗和在高加索南边就被发明了。但是中国最早的银除了有一件出土火烧沟出以外,中国直到春秋时才有。所以我相信中国早期的银都是从外边传来的,中国什么时候会有银,不清楚?我们现在能确切知道中国能炼银还是到了唐代,何家村发现了大量的银器,那早期的银什么时候冶炼是一个谜,我们现在不知道的事情,我相信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银器一定是舶来品我们还没有发现炼银方法,所以这一盏银灯可想它会有多么的尊贵!而它的装饰也极其的华丽,基本上没有给留下过大的空隙,这是灯盘,这是顶视图,这是人两边的灯盘,而且这是操的蛇,蛇上面都装饰有鳞纹,这个人穿的是中国传统的服装,所以如果说中山是北狄的话,这个人的服饰就应该像胡人的服饰,实际上不是,所以战国中山应该属于姬姓,和西周没什么区别,而且那个发型你也可以在西周的墓葬里边找到,然后这是它的底盘,灯杆上是蟠龙和爬着的动物,下边我们会看到十五盏连灯也是这样的造型。另一件是牺尊,它锈蚀比较严重,它里边是错银的,并且戴了一个项圈,这个牺尊像宠物一样,项圈比较贵重,上面是嵌了金的,然后在尊的头部又嵌了绿松石,以动物做宠物是古埃及的习俗,古埃及的法老会用猫狗这种动物作为宠物。宠物最重要的标志是带有项圈,跟野生动物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从这里就看出中山跟局域外文化有交流关系。这件器物上面是错银,而类似的器物至少在山东、苏北和太原都有发现,在大英博物馆和赛克勒博物馆也有收藏,我相信这一批动物可能是共同的一个产地,那是不是中山现在目前很难说。

       成公的儿子叫cuo,这是中山国力量最为强大的时候,cuo墓也被盗了,但是所幸他有几个库室,还保留了绝大多数的器物,这件器物既有传统的鼎、甗、豆、簠,跟其它的器物相同的礼器,也有像刀、镜之类的日用品,这一路就是具有中山国特定的器物和这一路有很多的构件中,这个坑除了陪葬有车马坑车器和马器外,还陪葬了一条船。这个船它有个葬船坑,船不幸被烧掉来了,所以很多东西已经毁掉了,但是做这种陪葬在中国也是独一份。后来我们才知道在北越可能有这样的陪葬,而陪葬船也出现在欧洲,即维京人,维京人是海盗,因为海盗生在船上,死在船上,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为什么中山国要用船来陪葬呢,这个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但是它留下了大量各种各样的构件,使我们能充分的体现当时高超的铸造工艺和在机械技术方面的一些成就,可惜时间有限,今天就不能展开这一部分,我只能说大家如果有兴趣,这是可以追踪的,因为跟他的父亲一样,在他的墓葬里边也出土了这样的山形器,但是这个山形器不是出在墓室,而是出在车马坑里边,为什么如此?是这个东西是作为旅行用的帐篷,因为他们驻地的城里边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标志,是旅行的时候在大帐里边用的吗?我们不知道,这个山字形同样巨大,跟他父亲不同的是这里面刻了铭文。这个铭文主要是说是哪个做的?这是左室库,是左库做的,大家可以记住:刻的铭是这样子。所以字的大小不一样,笔画也不平整,不是横平竖直的,因为下边我们会涉及到中山国刻铭和铸铭的问题。他墓里出了一个中山侯钺,可能不是王cuo自己用的,也许是桓公之前的比如武侯文侯的器物,留给他的,到了cuo的时候,他要随葬,它上面是铸有铭文的,告诉大家回头再去看展览,展览释读了铭文,而这个铭文是铸造的,跟刚才看的刻铭是不一样的。笔画这个结构比较完整,也比较宽,比较深。

       下面我们看来看中山三器有名的第一件就是鼎,这个鼎是规规矩矩的,中原式的鼎有盖,盖子是穹隆式的,盖子和腹部扣合的非常之好,因为它上面要著长篇的铭文,盖子上有两个字,中间有三个字在下边,中间腹部有一道凸弦,下面还有两个字,然后它的足是铁铸的。从现在考古发现的材料,我们知道中山国有一个很发达的炼铁和铁加工的手工业,这个手工业是不是中山国的一个经济支柱,其实也是有待研究的。它北边的燕国的钢铁工业也同样发达。这个鼎明确的说它是王cuo14年铸造的,年代非常的清楚。下面我们可以看到,上面有长篇的铭文,鼎比也比较大,有60公斤重,是一个很重大的器物,腹部的铭文有77行,每一行6个字,总共有469个字,是中国青铜器里边铭文第二长的,第一长是毛公鼎,你可以看到字的笔画非常之优美,纤细平整,婉转的恰到好处,所以它像不应该是錾刻的,錾刻的字笔画都是歪歪扭扭,然后几笔结合起来基本上,所以李学勤先生、李零先生他们远远都认为是刻铭,我相信我的看法是铸铭,当然需要证实,其实很简单,就是做一下他的摹本就可以知道。然后洋洋洒洒的记载了他们和齐一起儿去平燕国内乱,主要领兵的是他的宰相——司马赒,用很长篇幅记载了司马赒的功绩,然后告诫他的儿子要励精图治。但是这样子的一个经文文献和传世文献里边记载的不一样。传世文献都说什么中山国人耗虚谈不务实,所以叫赵国一打就把它打下来。但是那个情况还有所不同。这个事现在变成一个标准的研究战国经文和书法的一个摹本,它有非常优美的书法和文字,它很长有起有落,最后的地方画一个圈,铭文就算读完了。另一件方壶的四棱上都有一个透雕的爬龙,这种做法跟连盒方壶的装饰风格和样式是一样的,但是这件器物的年代比较晚,所以他的底下没有伏龙,也没有伏虎,它最终的功能大概是为了铸造这样的长篇铭文。四面都铸有铭文,总共有450个字,内容跟中山王cuo墓是一样的。为什么这两件器物要铸同样内容的铭文?其实也是个问题,从这里边看也是铸造的铭文,它的结构和装饰都是达到了当时最华丽的一个标准。这是他的拓片,你可以看到文字非常之优,笔画非常优美。我们可以同样举的例子,就是藏在弗利尔博物馆的君子剑和藏在大英博物馆的赵孟壶,他们的文字跟他一样,赵孟壶是我亲手做的,文章还没有发表,是铸铭,所以我坚信这几件器物的铭文是铸造的,下面我们还可以对照那个刻的铭文。这是另一件国宝,也陈列在我们这次的展览里边,zici圆弧,出土于东库,重13.7公斤,上面铸了两行,共182个字,zici是cuo的儿子。他做的器物为什么要随着他的父亲随葬?其实还是一个问题,没有不清楚。然后圈足的铭文是铸造的,这是毫无问题的。后边部分是刻铭,这个可能也是对,但是这些铭文就是记载施工的铭文,大概虽然笔画清晰一些,但非常流畅,可能还是铸造的。大家一会可以仔细地再去看看这一件国宝。中山国里边另一件器物就是这一件方壶,你可以看到细密的纹饰,里面镶嵌了绿松石,大多数绿松石已经掉了,你可以看到要把石头磨成很细的片,这个片来凑成线,然后把它镶嵌进去,这个工艺是极其复杂。当然中国也很早有加工绿松石的传统,就是二里头文化的时候,你可以看到牌饰里边绿松石的厚度也只有0.5毫米,把绿松石磨成这么薄的薄片,在印度现在还有。但是要把这些片在这里面装饰这种图案,这是极其不容易的。这些器物也是14年。所以在中山王cuo墓里有几批铸造的铜器,但14年做的器物是最多的一批,然后有两件给他可以相互参考的。这件器物是出土在陕县的后川,陕县现在已经不在了,当年就是三门峡旁边的一个县,现在变成它的一个区。因为三门峡水库时候发掘出这个韩国的墓地,出土了这些器物,这件器物收藏在国家博物馆,现在还有展出,你可以看到这里边的绿松石,还有一些片,还但是那些细线的大多数掉了,跟王cuo墓的是一样的。这件器物叫陈章方壶,陈章是率领七国军队攻破燕国都城的将军。他里边有两件器物,现在还在,一件器物是方壶,被卢芹斋卖给了美国人,后来捐献给滨州大学博物馆,现在还藏在那也在展出。另一件陈章圆弧更为华丽,是失蜡法铸造的,现在藏在南京博物院,是南京博物院的镇馆之宝之一,你可以看到器物的它的加工和装饰跟中山器物是一样的,所以他们是共同一块制作的!现在看来,也许是燕国所做的器物,中山的器物是他们伐燕之后获得的战利品,然后在埋葬的时候在上面刻了文字.

       这一件鸟柱盆也是中山国里边的重要器物之一,这个器物里边有一个鹰或者说雁一样的动物,两只腿抓住了一个蛇,然后有一个柱子,柱子下边是一个龟,一会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上面也刻了铭文。铭文是八四就是比刚才的那件十四四早六年,每年一次祭祀,这是做的比较早的这么一件器物。它有一个镂空的底盘,中间的足里边是灌了铅的,并在上面铸造了盘,下面有根柱子插在底下的桶里边,然后灌铅,把它封在一块。这是鹰和龟,所以龟灵崇拜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最重要的是这个鸟是可以转动,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件早期的玩具,当然无论谁都喜欢也会都会玩,关于中国古代的玩具有很多东西是不清楚的。实际上在商代的妇好墓出土的鱼里边也是可以转动的,这是早期他们的玩具之一。

       最复杂的器物,也是国宝,就是这件龙凤方案,它出土于东库,极其复杂,四只龙四只凤,上面有一个由斗拱托起的框架,大概这也是比较早的一个斗拱模型,斗拱是中国古代建筑中最重要的一个结构,器物才出来的时候,有几位先生都讨论过,包括现在鼎鼎大名的在芝加哥主持中国艺术史研究的吴虹先生,那个时候他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以及在上海博物馆的前辈谭德睿先生,他是中国历史大家谭其骧先生的公子,他也是学铸造出身的,我也学铸造成,一个工科男,所以有好多不对的地方,大家得多多包含我们。他们当时都认为这件器物太复杂,没有失蜡法是做不了的,1988年我去看这件器物的时候,我很吃惊地发现这个器物不是失蜡法,因为可以很轻易的看到器物里边的铸接和焊接的痕迹,下面我会讲,所以它不是失蜡法。这也给我一个经验,就是说你要研究那些重要的青铜器的话,你得需要上眼上手。否则的话,你要轻信别人的话,你可能会上当了。这是器物的画图,很漂亮,这个器物没有什么空隙,布满了装饰——错金错引。然后你可以看到这个结构最上面是个框架,这里边原来可能是一个木的案板,这个木的案板就放在这个框架里边去,你还可以看到子口,器物的案板被修掉了,靠斗拱和竖柱它撑起来,而竖柱下边的一个柱头踏在龙头上,龙头它的龙爪踏在圆盘上,圆盘有四只鹿把它托起来,这是他中间的基本构架。而这个龙有非常长的翅膀,你可以看到翅膀从这过来到这,翅膀最后有个尖儿,你或者说是它的尾巴,这个尾巴尖打了个勾跟龙角在这做了一个交接,然后在这两个尾巴相接的地方,中间钻出了一个凤鸟,昂着头,有种准备叫的感觉,然后翅膀伸得很开,左边翅膀搭在龙的右边翅膀上,右边的翅膀搭在龙的左边翅膀上,所以它是靠着翅膀搭在两个龙的身上,然后把自己悬起来,所以他的腿是掉下来的。然后非常长的尾巴跟孔雀的尾巴一样垂下来。好,然后你可以从顶视图来看,这是龙凤分类结构的中间有一个共臂,整个的结构非常之巧妙,然后在环上面刻了一行铭文。铭文是刻的,所以字的笔画很细,歪七扭八的。我们再接着看,把上面这个框架拿掉以后是这样子的。四个龙都非常有力气,想朝这四个角度像噎着一样,朝外边拽着一样,这样子你可以看到整个结构有力量,有很强的张力。凤从中间穿出来也是要张力,只是它的翅膀被龙的声音所束缚了,所以这件器物它的动感非常的强。这是竖柱插在龙的头上,龙的两个耳朵,这样侧张,最长的,最重要的是龙有他的脚,这个龙脚在这里边绕环,又钩着龙的尾巴。所以彼此的呼应感非常强烈,你能看到非常的均衡。这是龙的构架,然后我们看下面的盘,这是一个圆盘,四个龙站在上面,这个圆盘里边,你可以看到这个孔也都是为了龙站的,但是圆盘直接放在地上,显不出它的豪华,所以在底下安排了两对四只鹿,两对雄鹿,有非常大的鹿架,有两只雌鹿,然后互相配合,把这个盘托起来,整个的盘面你可以看到错错金银非常的华丽,不让任何地方有空隙。所以这个器物真是叫人叹为观止。然后你可以看到鹿是铸接,因为它中间有一个接缝,然后有一个铆从这穿出来,然后把它铸接在上面。清清楚楚这是一个个分出来的,再回到原来的器物,你可以看到翅膀跟龙身上的焊块,龙角也是分铸的,耳朵也是分铸的,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构图。它是由74个构件,经过183次的铸接焊接阶而成,所以要不厌其烦对每一个部分都进行错金错银,为什么要如此?这是因为有中国一个很大的传统,这个时候我们知道中国已经掌握了失蜡法,就像曾侯乙尊盘那样的器物,那么复杂的器物,失蜡法很容易把它铸出来。这个器物如果用失蜡法的话,也许2块3块就可以做出来。但是不用,他们还恪守了中国的传统,传统是什么?但凡我可以用泥范块范法铸造的,我就用这个方法来做铸出来。所以你可以看到超级复杂的器物,工匠憋着一口气,他要炫技,他要能想办法千方百计把这东西做出来,而且独一无二,你不会看到第二件,他如果再有精力的话,会再去做另一件器物,我们可以看到曾侯乙尊盘这样的器物。这一点是理解中国古代青铜器里边一个小小的关键。好,我们要仔细的欣赏需要很长时间。这一件器物是筒,它用来干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你可以看到它的底座还是用三件兽把它托起来,中间侧面也刻了纹饰。

       下面我们快快的来看这件器物,这是一件灯,这个灯有15盏灯,但后来在道教里边的多盏灯跟这个是有密切关系的,这是一种借用关系。然后中间的灯杆里边,你可以看到爬龙潘龙,龙从这爬上去,然后在灯杆上还趴着猴子,也有鸟,这只猴子的手撑下来,另一只猴子把手撑下来,还有一只猴子蹲在上面,这两猴子是趴在灯杆上,然后底下有一个人,这个人朝上抛果子,猴拿手在抓,你可以看到生活的情趣,那样的动感,也许下边你可以去把它动画起来,去看第二幕第三幕他们会怎么做?猴子多且非常的具象,一个手扒着灯杆,一个手要接底下的果子。这个是在底下的灯盘上的人,果子已经抛上去了,他要看猴子接没接住。然后这是灯座底下的这样一个兽,你可以看它张牙齿露,这边是獠牙,中间是门牙,然后衔了一个环。兽的身子是分向两边的,这个是中国传统造型里边一兽二身的做法,从商代以后就一直如此,到了战国时候还沿用了这么一个传统。你可以看到顶面有15盏灯,我们知道这是油灯,要烧油的,灯牵缠在柱子上面,棉签插在柱子上面就可以点燃。这是底下的灯座。然后这上面你可以看到它的铭文,显然是刻上去。这是各个的局部,上面爬的,猴子爬的,猴子坐着,猴子蹲的,猴子不一样,他们个个姿态是不一样,一对是一样子的,每一个灯杆上是不一样的,这个人手里边还有两个果子,手上还拿着一个果子,那个人已经把它抛上去了。这个灯杆总共有七节,每一节都是通过榫卯插上去的,每一节的榫卯都不一样,所以也不会插错。所以你看这是榫卯的结构,有梯形的,有圆形的,半圆形的,也有燕尾槽形的,有凸槽型的等等,所以这是一节一节接上去的,正是因为这一节一节,所以上面它的稳定性就比较差,所以你看每张照片不论好还是坏,这个灯会偏一些,说明灯的稳固性也比较差,当然这些灯不是实用的,就是一种礼器,表明他有钱有权有势。

       这是双翼神兽,它是一件带翅膀的兽,带翅膀的兽是叙利亚巴比伦他们的传统,古巴比伦和古叙利亚的的传统,就现在正在打仗的这个地方,那是两河流域文明创造的延伸,就是狮子都会带着翅膀,那狮子兽中之王再加上翅膀何曾了得。这样子的一个观念,后来也影响传到中国,中国的很多的兽也带着翅膀。对这个问题,北京大学的李零教授专门有研究,关于双翼神兽的问题。这里边也是一个证明他的亚述巴比伦来源对中国的这样的一个影响。你可以看到这是他的铭文,这是树的造型,也是整个的外面全部错金和银。在正面非常具有写实感,但是可以看到它的尾巴具有强烈的装饰性,这是中国神兽的一个基本的特点。还有一个在艺术造诣上成就非常之高的是一只老虎,逮住了一只鹿,张着大嘴,把鹿在叼在嘴里边。这一件器物是一个屏风座,这个屏风不是一个一字展开的,他正好要有一个角度,他就用了采取了老虎转身这样的一个方式,来给屏风安了不同的座,你可以看到这是上次插座这个方向,两个方向是不一样的。正好屏风可以在这转折,老虎非常具有力量和具有动感,然后身上装饰S纹,这是老虎特有的的纹饰,然后大片的错金和非常细线的错银装饰得非常之华丽,这个华丽你可以看到它要比那个照片更加新鲜,你可以看到鹿在它嘴里蹄子蹬的挣扎的场面,这是从几个角度来表现虎在吞噬这个鹿,非常的优美和华丽,有深色的金和浅色的银,再加上可能着过色的铜来表现这样的器物。这样的纹饰大概是铸造的。这样子铸造就给我们提出了问题,器物到底是中山自己生产的,还是中山在别的地方定做的,还是后来再錾凿的纹饰,因为这个字的结构远不如刚才我们看到中山三器那样的优美,但是这个纹饰的装饰,你可以看到极尽心思,非常之华丽。

       这是一件牛,是屏风座,所以一个虎一个犀牛一个牛,屏风就装在上面,在中山王cuo墓里还出了很大的帐,好像说当时旅行时候王侯使用的大帐,它中间有一个大的中心柱,然后用绳子把帐子拉开,屏风是他们的重要的空间的分割,既然是王侯,里边所有东西都是美轮美奂的。有幸我们从中山王cuo墓里边可以看到当时他们有多么豪华,以及他们怎么表现他们的富有和他们的权利?他们当时绘了非常好的线图,大的深色的片是金,下边的细线是银,他们金和银的搭配非常的漂亮,不是说整个用金把它包起来,或者是整个用银把它镶起来。

       在中山王cuo墓里面还出了另一件国宝,就是兆域图,兆域图是什么呢?是怎么用来修建王陵的?其实就是修建王陵的图板,是一个平面性的图版,这个图版你可以看到是一个长方形铜板,因为烧过火烧有一定的变形,长方形板用金和银把它错出来这个图形,然后有大量的文字来说明这个是什么东西的。所以图版的价值非常之高,既能了解当时他们的度量衡制度,特别是他们的尺度,他们到哪里大概多少步多少尺,这个在文字上是有的。另一个我们可以了解他们当时一个王陵是怎么构建的。好,这个研究就有一个很令人很信服的研究,是中国的工程院的院士傅熹年先生做的,他很重要一项工作就是依据兆域图的图版和文字把当时的墓葬结构复原出来了。当然做复原的还有几位,比如说杨鸿勋先生等等,那是我认为傅先生复原是比较好。这是上面的享堂,我们可以从兆域图也可以看到其他的建筑和墓葬的建筑,比如他王妃的建筑,就没有做成,考古发现没有。就是说很不久这个都还没来得及做,中山国的国力已经衰落,后来也被灭了,这个就是一个宏伟的蓝图,一个优美的蓝图没有最终全部实现。

       刚才说过了,在中山国墓里边还出了很多构件,各种各样的构件,有帐篷、船、车的各种构件,而且这些构件都极其华丽,我只是给出一个构件,你看它在这个地方可以转动,你可以看到这个上面错银错金,这个东西就要做成如此的华丽,而且这个中间还填了红漆,要把一个这样的构件做成如此华丽的,我们很少看到,但是在古代的那些车器里边,经常都做得非常华丽,比如最近可以看到张家川马家塬的墓地里边,甚至我们可以看到刚才说过的辉县琉璃阁的墓地里边,到春秋时候的车都非常华丽,同样曾侯乙墓出土的车都非常华丽,但是这些车是不能动的,它没有轴和轴套,都是木头,轴都是木头的,这个车肯定是不能动,很快就烧掉了。我们可以知道,这些车是专门为了埋葬而制作,甚至我们今天看到这些器物,都是为了埋葬而制作,那埋葬在当时有多么的重要,这是理解中国文化的很重要的一个部分。现在我们知道这些基本都从墓葬里边出的,甚至他们基本上是埋葬而制作的生的时候用的器物在哪里?是什么样子的?难道我们那个时候就要用这么大的铜鼎来去烧饭,用那个东西去做吗?这些东西我们完全不知道,所以考古给我们贡献的材料越多,我们能回答一部分问题,但是给我们提出的问题更多,需要探索的问题更多。在座的各位有兴趣可以接着做,我们未来的孩子们,他们有很非常多的材料和非常大的空间来做。这次讲的是小国,中山国的确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一个小国家。

       今天讲一个在下边我再举一个相对的例子,那大家可能都很熟悉,就是曾国,曾侯乙编钟这些器物,大家都是耳熟能详,但是曾国也是一个小国家,它的面积可能相当于现在的两个县,就是以随州还不是随州全部,就南部到金山在汉水东边上的一个很小的国家,但是这两年的考古发现把曾国以及曾国之前的发现的曾侯乙的爷爷曾侯與的墓,最近又发现了两对夫妇墓,大概就曾侯乙的爸爸和爷爷的墓,在枣阳这个地方发现的墓地是一个春秋早期的墓,然后在南边的金山发现了两周之间的墓地,在此之前又回到了随州叶家山发现的四代曾侯的墓地,大概从西周早期到西周中期,现在缺西周晚期的几代墓地,这样就把一个国家七八百年的历史弄清楚了,也就是它的基本框架清楚了。然而这样小的一个国家墓葬里面的东西非常之丰富,最有代表的就是曾侯乙墓,随葬的青铜器有十吨之多,那么弘大的青铜器,他们是怎么积攒到了那么多的青铜原料来做这些器物呢?而且还有很多是不见于其他墓葬的精品和孤品,这是值得大家去考虑的,从古至今我们中国人积累财富的能力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到现在这个血脉还没有断。如果大家对曾国的器物感兴趣,有很多材料和资料可以去看,接下来我对中山国的技术做一下总结。

       中山是一个方数百里夹在大国中间的蕞尔小国,文献记载很少且互相矛盾,它却参与了多个大国之间的征伐,说中山国人好虚饰不务实。但考古所揭示的中山国却是一个物质文化高度发达、甚至领先至少不让大国的局面。就青铜器而言,有诸多精美孤品,造型优美、铸工精良、装饰繁丽、铸铭超长,但技术上则恪守中原传统。早期青铜器具有明显的侯马晋国青铜风格和技术特征,战国中期则为之一变。提出了一系列学术问题:

       1.由商周发展至今,小国何以不灭,或者能复国,涉及到先秦社会结构问题。商代多方国,方国与国是什么关系,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西周多封国。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合纵连横,国家建构、组织、运行,兴与衰、灭与复的机制多不清楚。是否有以手工业立国、存国、复国者,古典无载,但考古材料有强烈趋向。比如现在的瑞士,是一个动物出没的地方,基本上没法生存,但是瑞士是以手工业立国,是欧洲最富裕的国家。

       2.中国古代青铜器,自二里头文化形成,十分古怪,不仅在于造型、装饰,还在于材料与工艺,这些因素间的内在关联,千年来无人关注。但长期被控制在少数人之手以至垄断,是考古材料可见的。

       3.春秋中期的社会鼎革,是打破垄断的结果。多个国家铸造青铜器,并形成一些独门绝技。中山铸器如何改写战国青铜器格局?怎么就在一起创造了古代的青铜文明?这里面是什么起了支配作用,中国版图之大,为什么青铜器具有相似性呢?比如四川的青铜器与山东的青铜器一样呢?为什么会有青铜认同呢?大概是跟当时的生产的垄断有关,当时已经有了流通系统,各地的青铜器就是流通的结果,但是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流通的。

       4.青铜器铭文出现于中商,殷墟时得到发展,商周之际开始记载事功,出现长篇铭文,为金石学的重要研究对象,子子孙孙宝用。但这些铭文几乎铸造于器。钢铁技术使錾刻成为可能,器物的定制与随机流通大增,使更多的人能拥有青铜器。中山青铜器给了刻与铸很好的研究案例,但也提出了多个问题:铸铭哪里铸?为何刻铭?自铸与后刻之类的问题?

       我的研究就到这,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均根据讲座现场录音和主讲人提供的演示文件整理而成。)


3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