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图书 报纸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视频 新闻
首页>学术快讯>讲座>  《东周时期秦与西戎的黄金制品》讲座实录

《东周时期秦与西戎的黄金制品》讲座实录

0来源:暂无日期:2018.10.20 点击数:21

讲座时间:2018年10月20日  下午3:00——5:00

讲座地点: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主讲人:王辉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主持和参与甘肃境内多处重大考古调查、发掘和研究项目;主要研究方向为西北地区新石器至早期铁器文化及早期丝绸之路东西文化交流

 

    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早期金器的一些故事。

    我们这次展览应该是汉代以前金器和大家见面最多、最全的一次,包含了各个地方的器物。由于金器历时时间非常长,从新石器讲到到明清可能会花费太多时间。所以我今天只来谈一谈早期黄金的这些事。

    主要内容:第一是一些新的发现,主要是东周时期的秦和戎,包括在甘肃东南部、宁夏南部区域的这些发现。东周时期这些地区在中国黄金制品的发展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和地区;第二是这些器物主要作用是什么;第三是这些器物的一些特别的工艺特征;第四是这些器物的来源问题,我们不论它们是哪里做的,单看它们的技术风格和原型是从哪里来的,都是可以进行探讨的。

    关于最新的发现,不得不提到的就是礼县大堡子山。礼县大堡子山是第一代秦公的陵园。秦人从山东迁到甘肃,被周王首次分封,就是在礼县这个地区,这个地区出土了一大批金器,是中国春秋时期出土金器数量最大的地区。金器以大型金片居多,也有部分小片,特征明显。这批金器大部分被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盗墓贼盗卖到法国,于本世纪才归还到甘肃省博物馆。但是这些还不够组成套,所以剩下的部分在哪里还是一个疑问。这里我们选的图片是一些典型代表,如鸷鸟形饰,有镂空的,也有锤揲的;第二个就是这种盾牌形的甲片,不同的甲片所在的部位也是不一样的。这个地区还出土了春秋早期西北地区最早的金和铁结合的器物,这是一件金柄铁剑,铁剑已经完全锈蚀,但是金柄仍在完好。

    大堡子山这种几十公分的大甲片可能是装饰在马上,可以想象在当时有一批身披黄金甲片的战马;这些小一点的甲片可能就是装饰在人身上。我们在陕西梁带村芮国墓发现了类似的铜甲片。但是秦人的体量较大,芮国在当时是一个小国,所以规模也较小。近年来,我们在甘肃宁县西头村也发现类似形装相似的甲片,这个也可能是铜马甲。

    除此之外,我们在宁县西头村也出土了一批金器。这个墓也被盗比较严重,这些器物主要还是人体或者服装上的装饰。器物主要来源于山西南部和陕西北部,包含有如黄金兽面、金环等这些带有中原文化因素的器物。所以该墓地的族属问题目前还难以说清,可能是秦人、周遗民和西戎等多种文化交流之处。

    另外宝鸡益门村2号墓,这个墓是春秋中期出土金器非常多的一个墓葬,大概有100多件金器,这些金器大多使用铸造和镶嵌工艺,黄金的镶嵌技术大概在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才开始出现。黄金的铸造和锤揲、锻打不一样,在西方铸造工艺大约在公元前4600年左右出现,使用失蜡法铸造。我们看这些器物有鸭形带钩、带饰;还有大量金珠、带环、金泡。推测这个墓可能是秦穆公霸西戎后,西戎迁到关中地区,某个西戎首领的墓葬。另外这个地方还出土了大量金环首铁刀、金柄铁剑,上面镶有绿松石,这个镶嵌的铸造工艺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金器目前只能做无损分析,所以对于指标性同位素的这个层面还没有办法做到。所以对于金器来说,我们只能从风格上来判断,这个器物属于谁的风格。

    这一时期只有最高等级的、诸侯王的墓葬陪葬这种金器。我们在春秋晚期到战国初期这一阶段,首先在西安神禾塬出了一批金器,像这种扁环形金器、金花、带钩等等,具有斯基泰风格的纹饰。另外秦公一号大墓规模巨大,但是被盗一空,只剩下这一小批金器。凤翔雍城是秦国首都,这些金环、兽面等金带饰基本上仿照中国铜器上的风格;此外凤翔雍城出土的这些金泡可能模仿了晋南豫西地区风格。所以秦人器物风格比较复杂,既有来自境外风格,又有中原风格。

    到战国时期,秦人的金器发现得非常少。战国时期的风格就与之前完全不一样,这个时期出土大量类似于怪兽的动物纹饰。一些中型墓葬、一般贵族的墓葬也开始出现金器。像这些宁夏南部出土的金器,都是欧亚草原风格。这一时期黄金的主要用途还是一种装饰品,装饰在人身上或衣服上。

    西北地区战国时期发现的最大的一批金器,是发现于甘肃马家塬墓地。马家塬墓地位于甘肃东南部,离天水大概九十公里,在天水东北方向。可以看到这个地貌是典型的黄土高原沟壑纵横的地貌,墓地位于两座山凹地。墓地排列以最大的墓为中心,往上部和两侧排列,目前共发现77座墓。这处墓地也曾多次被盗,其中最大的一座墓口面积将近有400平方米,墓葬形式是中原与西戎式墓葬相结合的一种形式,但是已经被盗掘一空。

    马家塬的器物就不仅仅是限于装饰人体与服饰,还有许多是装饰车辆的。马家塬的车饰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黄金的,第二类是白银的,第三类是铁错金器或者说鋄金银的。纹饰主要是动物纹、忍冬纹、几何形纹这三类。动物纹主要装饰车辆的边缘,动物形象主要有龙、大角羊、老虎、狼、鹿等等,具有明显的剪纸的风格,造型都不一样。马家塬出土的四十多辆车在造型和装饰上都不一样,具有个性特征。第二类车饰忍冬纹,也有动物纹就是老虎和格里芬,还有植物纹。这些器物在修复过程中,发现这种工艺是鋄金银工艺,这种工艺在内地已经失传了,只有在西藏做法器才会偶尔使用到。最后就是几何纹样。这些器物都是装饰在车辆上的,出土时锈蚀得非常严重。另外还有一些纯金的金饰片,一圈一圈贴在车辕上。

    马家塬金器的第二种用法就是装饰人或者衣服。马家塬稍微大型一点的没被盗的墓葬普遍都会有金带饰,像这种比较“土豪”的人可能会有多条金带饰,而且这种金带饰也会有不同的级别,与其他材质相结合的带饰才是最高级别的。我们可以看一下具体的装饰情况:首先是头部装饰,我们可以看这个复原,类似于发网一样的东西,一块圆形金片,下面有一大串珠子。一般颈部的装饰有两种,一种就是做金项圈、银项圈,另一种就是用金珠、金管、绿松石等连成串饰项链,比较有艺术性。耳朵上普遍都有耳环,都是多节组合式耳环。腰部有带饰,腰带两侧普遍有金珠、环、禾等串在一起形成,还会佩戴刀。带饰的纹饰母题以动物为主,最典型的就是虎噬羊、虎噬鹿等动物相斗的纹样。除了以上这些成组的东西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带饰、带环、带扣等。此外在足部也有装饰品,如鞋和短靴装饰、长袍或裙子的边缘会有金银泡来镶边。

    此外在兵器和容器上也会有装饰金,但都是金、银、铁所结合使用。

    另外还有几个墓地可能和西戎有关。在离马家塬40公里外有两个墓地,一个是秦安王洼,另一个是清水刘坪,都被盗严重。这些图片都是被盗遗留下来的或者后期征集的。这些有部分可能是车饰、或者带饰。另外还有漳县墩坪,出土了和马家塬类似的器物。

    金器的成分从70%到95%不等,通过金器成分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金器都是没有经过提纯的,用自然金冶炼完成后用来做器物,不像汉代以后,黄金经过冶炼提纯以后含量能达到99%以上。普遍特征含有银和铜等其他成份。

    主要工艺是剪切、錾刻,这都是显微镜下的照片,普通肉眼看不到。錾刻会在边缘錾刻成锯齿状,这个工艺都用到了鋄金银工艺上,首先做出花纹的基本轮廓来,在铁器上做出一条浅槽来,再把金片贴在上面,沿着槽把多余的部分錾刻下去,就会形成这种锯齿状的痕迹,就会形成嵌。

    另外这些金器的花纹都是用工具一点一点錾出来的。

    另外可以看出这些是冲压冲出来的。

    这些我们可以看到是鋄金银工艺的基槽痕迹,可以看到把边缘砸到基槽里面,其余部分还是留在表面。

    以上是我们讲到比较有特征的几种工艺,比如剪切、镂空和鋄金银,当然在中原大量使用的错金和鎏金在这个地方很少使用。

    另外,我们刚刚讲到有很多东西是用动物纹来装饰的,这些东西的主要来源就是欧亚草原上,今天俄罗斯的南部阿尔泰,还包括现在以哈萨克斯坦为首的中亚。民族主要牵扯到两种人,一个是斯基泰人,另一个是萨迦人,也有人说他们是一种人。我们看到这些各种个样动物相斗的纹样都是巴扎雷克的。

    这个是我们在甘肃东南部、宁夏南部发现的一套东西。斯基泰的三要素之一就是动物纹样,他们的造型也是很相像的。

    以上这些虎纹饰、后蹄翻转的动物纹、鸟纹、格里芬形象、大角羊形象、对兽纹、卧马形象、忍冬纹、几何纹、剪纸的艺术风格、尖顶帽的人物形象、水滴形坠、月牙形项饰、金珠工艺、鋄金银工艺等等这些都是对欧亚草原风格器物的一种模仿。

    我们可以看到,在春秋时期这一阶段,在我国西部也就是甘肃、宁夏南部、陕西西部这一区域黄金工艺比较发达,从艺术风格上来说有两类传统,一个是和晋南豫西这个地区,也就是我们讲的大中原周有关系的传统;另一个传统可能就是和草原有关的传统。到了战国时期,该地区则主要发展成以草原传统为主体的黄金制品,尤其是斯基泰这种风格对战国时期甘肃东南部金器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和斯基泰人的西迁接受了西亚人的影响,秦穆公霸西戎以后西戎人的西迁,以及后来的亚历山大东征、大流士东征等历史事件有密切关系。正是这些历史事件使得民族之间的迁移更加频繁,人员的流动、物品的交换,而且在战国晚期也正是我们早期丝绸之路东西方文化交流非常发达的一个阶段。但是关于这个问题目前也仍需要更多的研究。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均根据讲座现场录音和主讲人提供的演示文件整理而成。)


3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