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图书 报纸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视频 新闻
首页>学术快讯>学术交流>  夏商时期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朱乃诚先生学术总结发言

夏商时期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朱乃诚先生学术总结发言

0来源:本站日期:2017.09.30 点击数:1110

     

    各位先生、女生、各位代表:  

    大家好!  

    受大会的委托,谈一下我参会学习的感受。  

    谈不上总结,谈一点感想。  

     

    第一点感受:

    这次在成都召开的考古玉器会议,是继2006年以来在成都召开的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研究学术会议以来的又一次盛会。  

     

    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研究这一课题,是由费孝通先生在2000年提出、中国考古学会组织实施的重大课题。刚才徐光冀先生已经讲到,实施这一课题标志着中国古代玉器研究的一项重要转折。这个转折,不仅表现为考古学介入中国古代玉器的研究,注重以考古学的研究方法进行以考古出土玉器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研究方式,并且将中国古代玉器研究的目的上升到文明史的研究范围。上升到史学研究高度。更为重要的是,开始了由国家一级考古学术团体与考古文博单位,研究机构一起组织,开展有计划、有目的、有预期的学术活动,推进中国古代玉器研究朝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研究”学术研讨会,第一次与2002年在沈阳召开,第二次于2004年在杭州召开,第三次于2006年在成都召开。2009年之后,以良渚论坛的方式固定在良渚进行,两年一次,已经举办了四次。  

     

    在这期间,北京市文物局打造北京艺术博物馆的平台,自2011年以来连续5年举办玉器展览与玉器研究学术报告会。2012年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兄弟单位合作举办出土玉器展览,一些单位也创造条件,召开玉器专题学术讨论会。  

     

    所以,近10多年来,中国古代玉器的考古学研究十分活跃,举办的展览以及学术会议的议题,从凌家滩玉器、红山玉器、良渚玉器,一直到夏商周玉器、东周楚玉、以及汉代玉器,还有研讨大汶口文化与龙山文化玉器的“玉润东方”、研讨齐家文化玉器的“玉泽陇西”、研讨妇好墓玉器的“玉鸣锵锵”等专题展览与研讨会。研究内容,研究角度,不断丰富,不断扩大,而且逐渐深入。  

     

    这次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与会议,是上述这些考古学研究中国古代玉器学术活动的继续。也是以“四个一”的运作模式进行。展览的形式,会议的内容,因金沙遗址博物馆以及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近一年的筹备,以及多方位的大量投入,取得了十分好的成果。会议成果及时向社会公布,产生的良好社会效果,也是以往历次会议不能比及的。是空前的盛会。  

     

    第二点感受:

    这次会议既是对以往夏商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研究成果的检阅,又是夏商玉器玉及玉文化研究的进一步拓展。  

     

    这次展览的名称是“玉汇金沙”,会议的主题是“夏商时期玉文化”,含义之一是夏商时期玉器汇集在金沙。当然,还有将出土的夏商时期玉器汇集金沙展出,请研究夏商时期玉器与玉文化的各方学者汇聚金沙发表高见。进一步推动中国古代玉器,尤其是先秦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的深入研究。  

     

    这次会议有全国40多家文博研究机构的70多位学者参加。还有越南,日本,澳大利亚学者出席。齐聚一堂,高朋满座。大多是当今各研究单位的一流研究学者,并且是当今玉器界研究最活跃、成果最显著的学者,不少还是当今中国古代玉器研究的一流学者。其中年长的学者,80多岁或接近80岁的好几位,如徐光冀先生、郭大顺先生、高炜先生、郑光先生,他们曾经是组织进行考古学研究中国古代玉器的先驱。他们出席这次会议,是本次会议的荣耀。还有一些年轻的学者,在读的博士,显示古代玉器的研究后继有人。  


           会议收到50多篇论文及论文提要。由于时间的关系,大会只能安排40多位学者登台演讲。演讲内容精彩,会上会下讨论热烈。涉及夏商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研究的各个方面。会议的学术成果,至少有以下八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新发现与新信息的公布

    如陕北石峁遗址的新发现,是近几年来学术界翘首盼望的焦点,会上又公布了最新的内容。  

     

    2015年再次发现的石家河文化晚期200多件玉器,其年代的下限已经进入夏纪年。是探索研究夏时期玉器与文化的重要资料。  

     

    湖北黄陂盘龙城遗址近年发掘获得的一批商代中期的玉器、绿松石片与金片组合的龙形动物等。其中施刻同心圆纹饰有领玉璧的发现,使大家对同心圆纹饰有领玉璧的出现年代,产生新的认识。这批资料尚未正式公布,就提供给这个展览展示,是这个展览的一大亮点。  


           广州增城墨依山遗址的两座商时期墓葬及一批玉石器的发现。为说明商时期成都平原与两广及越南北部地区的文化交流、玉文化流动,提供了新的证据,十分重要。  

     

    四川汶川“龙溪玉矿”的发现,为成都平原及附近地区的新石器时代至战国时期玉料来源研究,开辟了新天地。“龙溪玉矿”离三星堆遗址很近,约100多公里。这一发现对于研究三星堆文化玉器及玉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岷山玉应是三星堆玉器、金沙玉器及玉文化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  

     

    这些新发现新的信息,有力地推动夏商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的研究。是本次会议也将是今后若干年夏商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研究中夺目的亮点。  

     

    第二个方面:陕晋豫地区龙山阶段晚期至二里头文化时期的玉器与玉文化研究,继续受到重视。

    有多篇论文涉及这方面的议题,而且比以往有深入,有新的认识。这一区域是夏时期玉文化的中心区域,文化内涵则是夏时期玉文化的核心部分。几位学者在大会上的演讲已经产生的火花,显示这方面的课题研究的重要性。这些议题也是今后夏时期玉器及玉文化研究继续拓展的重要内容。  

     

    第三个方面:单件玉器及某种玉器装饰风格的早晚形制特征及溯源的研究。

    如牙璧研究、扉棱扉牙装饰研究、蝉纹装饰玉器研究,还有良渚玉琮流传的研究等。  

     

    第四个方面:商代玉器研究

    这方面的内容相当丰富,研究的方式也多种多样。  

     

    有一种玉器器类的研究,如玉琮、玉戚、玉璧、有领玉璧、斜端口玉管、玉戈及其体现的墓葬等级、玉鸟、合雕像生玉器、动物形想生玉器、射具等研究。  

     

    也有玉器纹饰的细微研究,如夏商玉雕形纹演变的时代特征,妇好墓玉器刻纹的细微观察。  

    还有商代玉器的综合研究。如对妇好墓玉器的研究、山西商时期的玉器,玉器与青铜器的关系,商代玉器所体现的王权概念问题,对早年收藏殷墟玉器的讨论等。  

     

    更有通过与分析玉器在墓葬中的位置,探索玉器的使用方式和功用等问题,分析前掌大商周墓地出土玉器的细微的时代分析,殷墟玉器墓墓主主身份的分析等。  

     

    这些议题的研究及对有关问题的阐述,大都是十分具体的实证研究。引证资料充实,图像可视效果好,演讲十分精彩。从中可以看到大家的研究功力,相当深厚,是今后值得提倡的一种研究方式。  

     

    第五个方面:玉器制作工艺与玉料来源问题的探索,继续受到关注。

    如晚商玉器制作工艺,殷墟玉器玉料来源问题探索,南岭山脉湖南临武香花岭透闪石质玉料产地的最新考察,冯源文化玉作坊的研究,二里头绿松石器物制作问题,还有穿孔玉器的分析等。这是夏商玉器研究需要突破的重要方面,也是今后较多地应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探索研究的重要课题。  

     

    第六个方面:夏商时期周边地区的玉器及玉文化研究。

    如夏家店下层文化玉器的研究。福建漳州虎林山玉器的分析。岭南玉器以及越南北部玉器的研究等。其中虎林山玉器的研究。是首次提交夏商玉器会议上的议题,将会引起大家的关注,也将引发大家对中原二里头文化和二里岗文化南传深度与广度的思考。  

     

    第七个方面:三星堆与金沙玉器及与文化研究,是这次会议的特色。

    大家都认识到:三星堆文化是夏商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研究三星堆、金沙文明,阐述的夏商文明是不完整的文明。三星堆金沙文明中,玉器及玉文化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是反映夏商文明及玉文化流动的重要节点。现在看来,三星堆玉器、金沙玉器的研究空间还很大,有待大家共同来关注,深入探索推进研究认识。  

     

    第八个方面:楚玉及玉文化的研究

    如楚式玉器风格形成的研究。楚简祭祷用玉问题的探索等,还没有来得及演讲。  

    此外还有龙山时期玉器上人神现象的分析。二里头文化与二里岗文化用玉制度的研究,玉器及绿松石制品反映的文化流动的研究等。  

     

    八个方面的成果显示,本次会议的学术议题广泛、学术氛围浓厚、大家用立足,研究细微且深入,取得了丰硕成果。是历年来举办的夏商玉器及玉文化讨论会中,成果最为显著的一次。对夏商玉器及玉文化研究的各个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推进作用。  

     

    请大家再接再厉,在会后尽快完善会议论文,结出最后的硕果。使本次会议的论文集尽早出版。  

     

    第三个感受:

    这次会议再次表明,当今中国考古学研究的分支学科器物学研究所涉及的古代的文化史和古代社会学及研究中,玉器及玉文化研究是最为活跃的。(最初是青铜器研究活跃,后来是陶器、瓷器研究活跃。近10年来,玉器研究相当活跃。)这现象与40年前20世纪80年代之前,考古学研究大都不重视玉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观。  

     

    这是因为玉器及玉文化是中国古代文明社会的一项重要内涵。研究中国文明的起源,形成与早期发展,不可能不研究玉器及与文化就能阐明清楚。开展的文明探源研究,使我们体会到了研究玉器及玉文化的重要意义。还因为玉器的展出及研究成果的展示,得到社会公众的日益关注。又因为各级博物馆,研究机构以极大的热情开始投入到出土玉器及其研究成果的展示,举办纯正的学术会议,为广大研究者搭建学术平台。更因为许多考古研究者参与到古代玉器及玉文化的研究,使得考古学研究古代玉器、古代玉器的考古学研究蔚然成风。  

     

    还有这些感受在此提出:有条件的博物馆,研究机构,应尽可能多地举办出土玉器的展览。满足社会公众的文化需求。召开学术会议,为研究者搭建良好的学术平台,为推进中国古代玉器及玉文化研究做出更大的贡献。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表率。他们尽全馆之力举办这个展览,建设学术研究平台给我们大家留下了深刻的感受。让我们大家一起向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表示衷心的感谢!  

     

    最后,感谢大家的积极参与,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感谢大家的鼎力合作。  

     


    谢谢大家!  

3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