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图书 报纸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视频 新闻
首页>学术快讯>讲座>  《遗址博物馆多元化展陈形式的探索与实践——以金沙遗址博物馆临时展览的策划与组织为例》讲座实录

《遗址博物馆多元化展陈形式的探索与实践——以金沙遗址博物馆临时展览的策划与组织为例》讲座实录

0来源:暂无日期:2020.10.27 点击数:18

四川省博物馆学会陈列展览专业委员会2020“陈列展览策划与实施”论坛之《遗址博物馆多元化展陈形式的探索与实践——以金沙遗址博物馆临时展览的策划与组织为例》

       主讲人:王方

       现在已经是第6场了,特别感谢我们所有的会员单位会员代表,今天上午我们从博物馆展陈理论的研究和方法,然后来到了下午的博物馆的实操,我们从基本成立一个新展的建立,到一个老陈列的怎么改整到刚才的一个拓展,他怎么做过一个品牌的展览,在全球巡展,那么我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觉得作为博物馆,博物馆的展览它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都有体会,它是我们博物馆对外宣传的一个重要的窗口,那么也是我们向社会奉献的最重要的一个精神文化产品,也是我们作为博物馆开展我们系列的业务工作的一个主要的载体和手段。

       那么面对今天社会的快速的高速的发展,我们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一个文化的需求的多元化变化的一个时代。所以我们这么多年的一个博物馆展览的设计和策划,我们感觉在博物馆应该在展览的设计,从内容和形式方面都要不断的去寻求创新和创业,你去适应这个社会的需求与发展。而博物馆大家都知道基本陈列是多少年都不改的,那么刚才说的董老师说他们的临展,他们的基本陈列是十几年都没有改变,金沙遗址博物馆也是07年开馆以后,那么基本陈列一直延续到今天已经快14年了。但是作为一个博物馆,我们也知道,包括我们的成都博物馆,开馆仅仅4年,但是他除了他非常刚才黄老师谈到的非常好的基本陈列以外,那么它是不断的以推出不断的一些变化题材的临时展览,来不断的吸引观众的眼球,不断的引爆我们城市的观展的热潮。

       我们认为临时展览可以说是我们博物馆展览中,最为活跃,也最能吸引观众长期对我们保持关注度的一种展览的方式。临时展览的举办,它不仅能够对我们的基本陈列起到补充和扩展的作用,同时还能拓展我们广大观众的一个知识来源。同时我们很多世界闻名的大展以及国内外的精品文物展的举办,也给我们的市民朋友们、观众朋友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观赏这些精品文物的机会。所以目前临时展览可以说是中国博物馆展览里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手段和业务项目。

       今天反反复复谈到了一个数据,每年全国的5000多个博物馆,一年举办的临时展览是28,600多个,大家可以据此想象临时展览的活跃度,同时举办高水平的临时展览,它能够服务博物馆自身、服务社会,也能够提升我们自己。博物馆通过临时展览,可以带动我们博物馆的陈列水平以及所有的业务工作的开展,而临时展览的优劣可以说也体现了博物馆本身的业务能力的高低与实力。但是在众多的,例如刚才我们看到的陕西历史博物馆,成都博物馆,都是综合博物馆,综合博物馆的特点是他们的藏品丰富,类型众多。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我们金沙遗址博物馆这一类,以及很多的专题类的博物馆,由于它自身的题材所限,我们说其实我们的题材是非常单一的,我们的基本类型受到了我们的藏品来源以及我们的数量的限制,体现出一种内容相对单一的一个特性,那么怎么去充分利用历史文化遗产的丰富的资源和它自身的文化特色?

       我们认为可以通过举办与题材相符,丰富多彩的临时展览去进行扩展,比如说我们考古遗址类或者是专题的博物馆的内涵和外延,以静态或者动态的展示手段,去适应新时尚社会公众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大家都知道金沙遗址博物馆它就是一个为保护,研究和展示金沙遗址和古蜀文明而设立的专题的博物馆。自2001年的发掘开始,它就是中国21世纪当之无愧的第一个考古发现,因为他是2001年的2月8号发掘,所以可以说是最早的重大的考古发现,从发现以来金沙遗址就受到了国内外的普遍的关注。从博物馆的建设到博物馆的常设展览,自 2007年4月16号正式对外开放以来,无论是它的建筑还是最后的基本陈列,应该说是赢得了很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广大观众和社会各界人士的一个高度的评价,可以说他已经是享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所以金沙从2001年到现在也是拿了很多的荣誉。

       2001年金沙被评为十大考古发现, 2008年就被评为了4A级景区,2006年在未开馆时就评为了第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很荣幸和三星堆,当时是和船棺遗址一起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名录。

       2008年我们拿到了十大4A级景区;2009年我们的基本陈列和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陕西历史文明,同时获得了第8届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当时是陕西历史博物馆是第一名,我们是第二名。那么2010年我们又获得了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这样的一个荣誉称号。

       在2012年我们成为国家第二批国家一级博物馆,在今年我们又获得了一个全国最具创新力博物馆。金沙拿到这么多荣誉,其实对我们来说金沙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博物馆,我们始终在思考,在这样的遗址类型和单一产品的条件之下,怎么不断的去让博物馆的发展始终走到这个时代的前列,同时我们如何持续的去吸引更多的观众,不断的走进金沙,不断的来关注金沙,我们如何来保持博物馆这种宣传的热度。所以我们从2012年,我们在11年我们申报一级博物馆,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做临时展览的策划,因为大家都知道一级博物馆的这次评估定级里面,博物馆的临时展览在整个1000分的定级评估分值里面,它占了50分,所以如果没有临时展览的话,确实你的丢分项就很大了,50分是可以拉开很大差距的。

       所以我们借一级博物馆申报的契机,我们也开始筹备与本馆的内涵和品质相符的临时展览,来丰富博物馆的展示内容。因为博物馆一直都是收费的,所以我们更希望通过我们更多的展览为更多的观众带来增值的文化服务。同时也通过临时展览的组织,培养我们自己的展览的人才,锻炼我们自己的业务队伍,同时也促进与同行之间关系之间的交流和合作。这就成为我们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博物馆的一个新任务和和挑战。

       我们在策划临展的基础上,这14年来我们的基本陈列其实从未间断过的在加强维修,我们不断的去优化提升,希望我们的展览常看常新,所以我们每个月基本都有对展览的场景、展具、多媒体设施设备进行一些清洁和维护,对基本陈列的部分展柜和展品进行一些升级换代。

       这几年随着文物预防性保护要求的提高,我们也把我们很多的展柜跟我们的微环境调控相结合。包括我们对我们一些过去的展厅进行灯光方面的优化提升。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也一直在思考怎么去创新策展的理念,打造出自己的特色化、多元化的展示体系。从2011年开始,我们就进行临展的策划,在策展的理念上,我们始终秉持“走出去、请进来”这样的一个策展的理念。我们先从小展览做起,因为金沙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的编制只有24个人,我自己和朱馆长的编制还在成都考古所。我们人手少,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就不做,我们先从小展览做起,然后逐渐的建立起、积累起独立承办大型临展的这种经验。

       这10多年来,对内我们创作丰富多样的临时展览,对外我们不断的推出一些交流展览,从展览的多元化、个性化、特色化和立体化,各个层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实践,从而聚合形成了遗址类博物馆从室内到室外,从单一到多元,从线下到线上,从立体到纵深的展览的新形势。

       首先我们第一方面要做的就是构建我们自己的特色展示体系。我们现在的展示体系经过十几年,从2011年开始做临时展览开始,因为我们是一个遗址类博物馆,我们始终以考古遗址为基准,以学术研究为支撑,以古蜀文明为核心,逐渐的形成了几个特色展览。其中这个是我们的临时展览的一个展厅的设置,大家可以看到去过金沙遗址博物馆,都知道这是我们陈列馆的下沉式的一个展厅,这个是第五展厅,他解读了金沙最后带着迷雾走出了金沙。

       金沙有很多未解之谜,我们就在它对面的一个文物库房区域,因为当时金沙的很多文物,实际上是放在考古队的库房里,大量的精品文物已经上了展架,上了展柜,当时我们的库房还是空着,正好把它改造成一个临时展厅。它的面积不大,只有690平方米,但是它的位置就是刚好在看完我们所有的基本陈列后观众的必经之路。我们希望观众看完基本陈列以后再去看看一个临展,扩展一些知识面,增加一些辅助的知识点,这是我们的初衷。

       那么我们作为一个考古遗址博物馆,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结合博物馆的特色,考古的特色,所以我们这几年逐渐的形成了一个重要考古发现系列展,这几年从2012年开始,我们从蜀南之谜开始我们就结合一些考古发掘场景。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尝试一种考古科普展,这是一个霸国,它是一个跟金沙很像的霸国,在历史上没有文献记载,这是一个失落的迷失千年的古国,这一点跟金沙很像,它是通过盗墓发现的,我们以此为线索,以探险为题材,对考古故事进行了一个重构。我们结合卡通导览的形式,以人物代入,设计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小金,它是一个现代的儿童,另外设计一个考古队长,是霸国考古发掘的一个考古领队,也是山西考古所的谢所长。

       由这两个人物形象之间的对话,小金问谢叔叔国在哪里,霸在何方,引入,展览的题目就完全是这样一个设问的方式连续讲解,最后由谢叔叔一步步解答这样一个秘密。在这个展览中,我们在展厅里专门设了一个考古训练营,请了很多考古学家在这个地方实地讲考古发现。 儿童我们是组织先在考古的训练营参与活动,然后再去看展览,或者是先看了展览,然后再回来进行一些互动体验,也第一次将社会教育和展览本身结合在一起来进行一个策划。那么整个的版面层层设秘,每一个都有一个疑问,带着一个疑问走,从一个单元走进下一个单元,它就是有一个探险探秘的,有效的拉近了同观众的距离。

       在2016年我们又接了一个湖北九连墩的展览,这个展览完之前他们也做过巡回展出,在巡回过程中我们就发现这个文本是有一些问题,他只包含了一些青铜,一些精品文物,而我们觉得还是要讲考古背后的故事。今天陈老师也讲我们怎么去做好一个讲故事的人,在这样的一个展览里面,我们也依然继续了我们以前的风格,依然是以人物代入,九连墩的墓葬是两个墓,1号墓和2号墓,属于男女两个主人,所以我们把这两个人设计成两个主人公,由他们自己来讲述,讲述的角度就从第三人称变成了第一人称。然后他们讲述自己的时代、生活、信仰,这样的话观众看起就觉得非常的亲切。整个版面的设计,包括在展厅里也是设计了一个情景式的社教区域,我们在那里组织了很多的社交丰富的社交活动,听古琴、编主角都是跟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密切相关的。所以整个展览不到三个月,在博物馆收费的前提下,接待了40多万观众,组织几十场社会活动,达到非常好的社会效益。

       在这个基础上,2018年因为配合中国考古大会在成都召开,我们又把成都考古所新世纪以来10年的考古新成果,汇聚成了一个考古成都的大展。这个展览非常精彩,很多人可能没时间看,因为只有两个月,接着我们就做了金色记忆,这个展览里面也是延续这样的一个风格,但是我们在每个单元由我们的每一个考古领队,他们自己去讲述他们的考古故事。然后我们在后面把很多考古的一些文物碎片直接拿过来,展示它修复前、发掘中、修复中、修复后的完整过程,让观众去了解我们考古不是盗墓,不是去寻宝,是一个科学的过程,实际上是通过这样的展览,把我们的公众考古的科普的做好。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2019年又做了一个叫发现中山国的特展,发现中山国也是之前在其他地方做了很多的巡回展出,也博物院非常精彩的一个展览,但是拿来以后我们又给他做了改编,重新创作。我们经常给自己出很多难题,我们在这个里面也是提取了两个小人物,从他的文物里面提取了两个人物,依然延续了我们刚才说的九连墩展的讲述风格。我们为它重构了一个历史的空间,这两个人物也是非常生动,带着观众各种层面的观众去了解那样的一个时代,这个展览也是获得了2019年年度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培育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一个主题展览,进入前20项的第六名,取得了一个意外的成绩。

       今年我们正在做的是一个天下大足的展览,大家都知道大足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地,他们很多的东西都是不可移动文物,石窟寺文物都是在他的北山、宝顶山等,怎么去展就成为了一个问题。这个展览其实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做不好就会变成一个图片展,就会很难看,所以说这个展览也动用了很多老师。因为他是今年成渝双城经济圈战略基础以后,成渝两地的一个首次落地合作的具体项目。所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创作了这样的一个新的展览,我们从天下大足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个共同的契约和愿景。我们以大足石刻的发现和保护的主题来彰显中国文化遗产、世界文化遗产怎么代代相传,在寂寞中相守,在守望中传承,用这样的理念去做一个临展,刚才宋老师去看了这个展,他还是蛮激动,他已经发了三条微博,他说现在因为很多我们做佛教展览,很容易有一个导向的问题,你做不好你就变成在宣传佛经道理。但是我们博物馆有我们自己的道德准则,我们应该怎么去在某一个正能量或者是我们说守正创新,我们怎么站在一个博物馆人的角度,去重新诠释。从一种新的角度去诠释这样的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而且我们希望在这个遗产的背后能看到我们代代相传的文物文博人的一种精神和情怀。这个展览正在展出,一直持续到明年一月,欢迎大家去参展。

       其中除了考古发现者,我们也做了一些纸质文献,也是对文化遗产的这种传承的一个展览。这个展览里面有很多特别值得传承的精神,虽然只有两个星期,但是我们把他们的一些工人,那些工人很多都是残疾人,那些残疾人他们也是学一技之长,在做古籍的保护,我觉得这种精神特别感动。所以我们把他们请到现场,开幕式的时候由他们自己表演他们的手语的诗歌,在现场来修复这些古迹,实际上我觉得还是博物馆里面的一种精神的传递。

       刚才说的是重要考古发现系列,第二个系列我们就是综合区域文明,我们希望四川金沙立足在古蜀文明这样的一个地域特色的基础上,加强与中国其他区域文明,与其他各历史时期文化之间的这种宏观的交流和对比,我们以更广阔的一种学术视野,去观察各个历史时期文化的一种发展、演变。因此我们也策划了比如说殷墟宝藏,良渚文明展、玉叶金枝展,等很多的展览,每一次展览我们都在展陈的形式上、空间上、色调上,包括它的展示的手段上不断的进行一些变化。也希望给观众每次带来视觉上的不同的角度和观赏的体验,这个是马王堆,马王堆那一年很精彩。我们第三个主题是文物专题系列展。大家都知道金沙出土的珍贵的文物现在大概上万件,那么我们如何围绕着我们自身的学术研究,来扩展我们的学术和事业?所以我们也结合我们自身的一些馆藏文物的特色,做了一些文物专题的系列展。我们是希望打造一个集学术性、观赏性、互动性于一体的这样的一些文物的系列大展。

       2017年我们做的玉汇金沙是汇聚了中国11家考古所、博物馆,中国夏商时期玉文化的一个玉器的精髓,对中国的夏商时期的玉文化进行了一个解读,在展览期间也是做了国际的学术交流的论坛,请了全世界最好的最高级最全面的一些玉器研究的专家以及考古学家来对玉文化的发展进行研讨。同时在这个展览期间也配合做了十几场专题的讲座,也是把我们一些考古新发现,一些考古的研究的心得传递给观众。

       刚才说的2018年这个是中国考古大会,第二次会放到成都,规模是非常大的,本来报名的是1000多人,最后据说是来了5000多人,中国考古学的一场盛会,那么我们也配合盛会,做了一场盛大的“金色记忆”展览。

       我相信在座的看过这个展览的,脑子里应该还怀着这样的一个美好的记忆。应该说它的展览的规模、展品的组织、时间以及地域的跨度,可以说他就是开了国内展览是先河,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们这个展览是汇聚了全国42家考古所、博物馆,黄金制品的珍宝,大家都知道黄金是非常珍贵的,一个博物馆,就像故宫, 180多万件藏品,它的黄金的制品也就只有2000件,但是能拿得出手的也就那么几百件,所以我们最后这个展览荟萃了42家考古所的博物馆,那么这个产品横跨了中国19个省市地区,我们最后是汇聚了856件黄金珍品,但我们不是晒宝,这个展览最后国家局很多领导看,包括同行看,我们是带着一种学术的观察,因为金沙和三星堆都出土了很多的黄金制品,我们是希望把我们古蜀金工放在一个更广阔的学术视野,去观察我们中国黄金工艺,包括中国黄金的文化,它的一个发展和演变的这样的一个历史。在展览期间也举办了很多的高端的学术讲座,我们请了很高端的几个学术顾问,比如说中国的研究大咖齐东方老师,四川大学的霍巍教授以及甘肃省考古所的王威,他们都是研究黄金工艺、黄金制作,包括丝绸之路黄金交往的重要的学术领头人。所以我们这个展览其实是带着很强的一种学术性以及学术的交流来进行,但是最后的目的我们还是希望通过展览促进我们自身古蜀经济的研究,这个是当时的一个盛况。

       那么除了黄金之外,金沙也有很多动物植物,我们与广东博物馆也联合做了一个万物有灵的奇妙的动物园。那年的夏天这个展览在四川在成都还是非常轰动,在这个期间也跟各个学校、教育机构广泛的合作,我们征集了很多儿童绘画作品,组织了各种生动的社交活动。同时金沙遗址出土有面具,三星堆也有很多面具,我们也做了这种研究,我们从人类学的角度去观察这种面具,观察它的发展演变。古今相通,从人类的角度去观察和对比,这个展览期间也是做了很多的互动,包括我们在展厅里演魔戏,走魔步,把巫术跟古蜀文化进行一些对比。去年我们还做了象牙,我们这个展览并没有强调象牙本身它的价值,我们在宣传我们要保护象牙,我们要传承要保护。

       在今年的春节,我们与故宫也是首开先河,故宫第一次金和玉结合,组织到金沙,我们刚当时想做个金沙故宫的展览,藏品这么多,哪些东西跟我们是契合的,我们就进行了一个挑选,金玉良缘。那么我们以金玉琅琅做了故宫的展览,这个展览非常可惜,展了20多天疫情开始,后来我们把展览放到了线上,线上的观览人次也是达到了30多万。后来我们的云讲座、我们的云课堂、云社交活动都配合这个展览放在线上进行,这个展览也是受到了故宫的同行的认可。

       我们还有一个系列,第4个系列就是我们的世界文明系列,那么都知道这个金沙,我们把它放眼到这个世界文明里面,我们要把它置身到世界文明的一个整体格局中,那么以国际化的视野去观察、去对比。从2015年开始,在每年的春节期间,我们就开始策划这样一个世界文明主题的展览,这几年也陆续做了很多。从非洲的木雕展到获得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的罗马展,由我们牵头,最后在全国进行巡展,罗马四城巡展的时间达到了在国内巡展376天,吸引了中国的观众150多万人来参观,可以说是让中国观众直接见证和感受了古罗马鼎盛时期的文化的成就与艺术的成就。

       这之中我们还做了法国赛尔夫的陶瓷展,以及刚才今天早上陈老师谈到的古埃及法老与神的展览。这个展览我就想多说两句,其实这个展览真的是非常的难,今天早晨他说的难题,因为它这个展览其实是南博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展览,因为他们当时有徐州的有一个汉代的王的墓出了很多东西,所以他们去挑展品的时候,他们只挑跟他们汉代的王有关系的东西,只挑了不到100件,而且东西都很小。但是我们当时也是没办法,当时市领导要求我们也是要做世界文明展,点名要古埃及,所以当时国内它是古埃及,合同也签了,然后最后我们一去看展品就傻了。当时我跟黄主任去南博的时候,就一个壁柜,所有的展品就在里面,黄主任跑过来跟我说,他说你看就这么一点点展品,我一看我背心都发凉了,我说这个展览怎么做?我跟当时我们的王院长打电话,我说这个展览可能不好弄,等于是他们没有,因为南博他借了100天,他自己还有100件东西,但我们自己拿过来展的时候,人家南博的东西是不是给我们的。我们怎么整?我们不可能把三星堆、金沙的东西全部拿来跟他对比,对吧?我们自己有我们的基本陈列。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还是要迎难而上是吧?既然合同也签了,国际纠纷也不能打他是吧?所以我们还是做。我们就重新策划了一个“古埃及:法老与神的世界”。那么“法老与神的世界”这一点从世界文明来说,跟我们的古蜀文明的特质,赵老师也在这里写了很多我们三星堆和金沙,实际上他都是一个原始宗教的特点。神权和王权,我们说金沙它不是一个王国,它肯定是一个人间神国,那么神权在这个地方是占主导,所以我们提炼了一个主题。我们看到埃及所有的壁画、造型都是出在神庙,那么这一点跟我们三星堆祭祀坑、金沙祭祀区出的东西是相通的,但是我们没有三星堆和金沙的文物给他放过去,我们就用这100件很小的体量,我们做了一个展览,所以我们用了很多的纱网,把埃及神庙的那些壁画全部用史诗般的一种方法,把它打造一个沉浸式的观展体验。所以最后一些领导来,我陪他们看,他们觉得东西不少。我说其实是没有办法做了一个展览,但包括还有刚才陈老师早上说的,它的温湿度23度±3,怎么弄?

       其实是陈老师不知道,南博他们没有借东西给我们,因为他们只有一台,我这需要三台,我们最后是自己想方设法重新组织,用成都考古所的高水平的文保人员,我们就一直自己做实验,做了两个月的实验,最后完全达到了加拿大文保人员的所有的要求。加拿大文保人员特别苛刻,我们那会在布展的时候,每天都有人在我面前来告状,说他如何的刁难,他连说明牌都需要我们去做第三方检测。我们去做了相关检测,连上海博物馆的检测他都不认,你说他有多苛刻。但是我觉得没有问题,我跟我们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是好事,我们也知道人家世界级的博物馆应该是怎么一个要求,有了高水平的要求,我们去实现它,我们不是就自己提升了设备,提高了我们的自己的水平吗?然后我们也知道以后怎么去跟世界上其他的博物馆进行对话,对吧?所以最后加拿大的文保人员是心服口服,然后走的时候甚至要求跟我说,可不可以把纱网送给我?我们没有见过这样的材料,真的是这样说。我说可以,但你运费就高了,对吧?包括我们的展示牌他都很喜欢。这一点,因为当时是从熊总他们做的,他也比较清楚,折腾得很厉害。但是这么难的一个展览,我们也是迎难而上,我就说这个难题,补充一下今天早上陈老师说的。我们有一种场景式的、沉浸式的、情感式的,把有限的展品进行了一个组合。展厅的灯光,我们是为每一次的展览都要专门设置灯光,那么有特殊的灯光的这种氛围,用特别的这种展陈的手段,有限的产品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览,那一年金沙博物馆的参观人流量达到了80万,所以那年应该说这个展览还是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在罗马、古埃及和我们合作的过程中,国外的博物馆对我们也有了了解,所以也愿意把好展品借给我们,包括大英(博物馆)经常给我写信,希望跟我们合作,因为他觉得从设备、从展示的手段、从展陈的设计都比较领先,他愿意跟我们合作,他的东西拿过来以后比较信任我们。

       所以18年我们做了庞贝的展览,是得到了意大利文化活动旅游部的支持,开幕式的时候部长是亲自来到现场。从那时起,我们又开始了跟意大利的非常深度的一种合作。庞贝展览我们又打开了另外一种方式,我们没有用本地的设计师,我们直接请意大利的设计师来设计,希望我们不仅是引进一个文物的展览,不仅是拿一些真品的文物来给当地的观众看,我们是希望在这个活动的过程中了解他们的一些设计的理念,包括他们的设计的风格、工作的方式。当时周馆长看了以后特别激动,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以后。我们做展陈还有厚厚的文本,意大利的设计师给我的只有一张图。他把所有的展品的定位,包括所有的灯光设计、装置的设计,在这一张图上全部都把它表现出来,而且他们的效率是特别高,准确率也是很高。每一个做世界文化展,你都要做起码60-80页以上的设施设备的报告,要给人家审完以后觉得你可以做,他再给你做。我们给他一个基本的设施设备图以后,他就非常准确地把每一个展品的位置、每个展板的位置控制得恰到好处,到现场基本上严丝合缝的。所以这一次我是觉得也是打开了我们自己的一个视野。我们不仅是要展览文物,我们也要展示人家国外的一些先进的理念,这一点是我的一个体会。

       接着在19年,我们做了玛雅。玛雅这个展览,应该说从它的展厅的色彩、灯光方面都做得非常到位,这个展览在深圳的时候我去看,他们还是做的比较简单,那么就是把我们放过去,但是我觉得这个展览既然来到成都的话,就要做出一些不同的味道。所以我们从文本去给他重新改,因为这个文本是洛杉矶的一个策展人,他其实不是策展人,他是一个研究者,等于他是一个考古学者。他写了一个文本,翻译出来以后,发现我们读不懂,我们都没有读懂怎么给观众传递呢。

       所以我们组织我们的业务人员,包括我们邀请的中国考古学研究所李新伟教授,李新伟博士他自己也是中国走进墨西哥的第一个考古人,这几年一直在研究玛雅,所以我们请他来给我们当学术顾问。我没有他敢做,玛雅的那种精神文化的世界特别烦,当时我跟白老师我们都不敢改他的文字,因为怕改错,怕理念理解不到位。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们尝试重新写一个本子,把它的单元、文字、结构重新进行了一个解构,所以最后观众包括省市领导都来看,也是非常认可,而且很多观众一看再看,因为这个展览的展品是非常精彩。

       第5个系列就是我们的艺术金沙的系列展,那么这个展览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的年轻人他们开创了一个非遗文化展。有一个丹麦的作者,他也是一个剪纸艺术家,他只有6幅作品,当时非遗中心的人跟我们说,他拿回去可惜了,你们要不要展一展?但是就6件作品怎么展?所以后来我们又重新做展,我们这次去探索一个众筹众创的展览,怎么众筹众创?除了丹麦的剪纸,我们重新在网络上征集中国的非遗传承人、剪纸艺人、业余爱好者的剪纸作品,以及跟这个学校结合,组织一些学生他来做剪纸作品,一下这个展览就很丰富了,而且第一次放到我们的冥想空间。

       今年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又做了一个诗歌的众筹众创。也是通过这样的形式,网络征集,有专业诗人,有业余诗人,然后也有各个阶层的,各个年龄段的,尤其是那些小学生,他们自己画自己写诗。因为征集的作品很多,我们每个月换展品,从遗迹馆到园区都弥漫着诗意,所以我们题名叫诗意金沙。这样的展览形式,从博物馆的策展理念说,它是由封闭、半封闭走向了网络,走向了开放。

       刚才我们说5+1,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我们从08年地震以后,09年开始进行了一个新的尝试,在成都金沙太阳节里面策划了一个古蜀文化的大型的灯艺展。我们这个灯艺展主要是以古蜀文明和太阳崇拜为主题,三星堆、金沙、古蜀文明的很多元素,以观众喜闻乐见的、看得懂、看得明白也好玩好耍的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彩灯的形式结合,那么把博物馆的一个文化展览,从室内引向室外。每年的太阳节,我们灯艺展都是有以古蜀文化、太阳崇拜、传统民俗这三大主题为基础,2015年以后配合临展的世界文化文明展的引入,我们也做了一些新的主题的诠释,这就开拓了一个展览的新形式,延伸了展示的新空间。我们金沙它本身就有一些室外的景观,就是将古代文明和现代艺术生活紧密相连。我们还打造了一个金沙鹿苑,明天如果大家要去金沙的话,可以跟这些鹿亲密接触一下,明天黄秘书长你组织一下。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是希望把古代的一个生态环境和我们当下的遗址公园的建设,形成和谐共荣共享的状态。鹿现在成了金沙博物馆的明星,那么有6·1生的,有5·12生的,每次有鹿出生的时候都是我们微博的话题,吸引了很多小观众。我们也利用广阔园区的优势做一些恐龙展,那一年跟自贡恐龙博物馆结合做的。然后还做非遗大舞台,那么把非遗活态的展演引入。另外还有很多的图片展,包括刚才谢院长谈到的古代体育运动会,从金沙开始,我也非常高兴这种形式得到了越来越越生动的诠释。我们还把一些考古新发现也结合到彩灯的装饰里面。13年,成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石犀,发现不到15天,是先送回金沙来做保护,我们就在他的原地,在他的外面造了一个彩灯,也是最大的程度上对我们的考古做了一次公共的普及。那么石犀当时因为炒得很热,应该说是引爆了成都市民空前的关注和热情,那么与石犀相关的知识的展示也是引起了观众的极大的兴趣。

       这几年我们不断的把展示的空间从室内向室外拓展,同时我们也以不同的文化的形式,以文化惠民,以文化服务于民为根本。在09年,我们太阳节就已经是率先推出了夜游金沙的开放模式,那么再看看这些彩灯,其实都是古蜀文明的另外一种表达。它把我们展厅里静态的展示延伸到室外,进行一种活态的展演,因为自贡彩灯或者是灯艺特展,就是形、色、声、光、动,不同的艺术表达的方式,实际上非常利于我们文化的传播。这几年,每年还跟罗马展结合,然后跟埃及展结合,我们在这做金字塔,去年玛雅和古蜀对话,整个园区是弥漫了太阳崇拜和众神崇拜以及祈愿人民生活幸福。它的孕育神,因为就是祈求丰收,跟我们的中国年正好契合。

       所以今年实际上很遗憾,刚才谈到故宫的展览刚开了28天。其实我们在这个展览之中,我们设计了一个叫“到金沙过宫廷年”的一个彩灯,我们在主干道上用卡通的形式做了一个紫禁城,把皇帝、太监、宫女都做成卡通的形式,同时我们还1:1做了一个天坛,到晚上它是可以动的。但是这个展览特别遗憾,今年刚刚开了一个晚上,因为疫情就关闭了,但是后来我们把它放到线上,所以大家有兴趣还可以在我们的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的上面能够看到这些彩灯。每年的太阳节,我们也有一些动态的展演,特色的展演跟我们主题结合,也包括跟每年的展示体系相符合的金沙花市,包括这几年我们还做很多的就是延伸的,不断的延伸我们遗迹的外延,我们金沙的歌舞剧、杂剧,包括动画,包括一些现代的表达形式,这个也是有力地延展文化的一个内涵。

       我们要请进来,同时还要走出去,我们这几年也是在传统的文物交流展的基础上,不断地在进行一些扩充。三星堆和金沙,从2018年开始我们就启动了,今天吴主任也在这里,我们共同打造了一个神秘的古蜀王国:三星堆出土文物珍宝。这个展览在国内外已经出去展了60多次,已经成为中国继兵马俑以后的一个特色的品牌展览,每到一处可以说都是引起轰动,我们从展品,到学术讲座的组织、图录的出版、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可以说是扩大了古蜀文明对外的知晓度和影响力。三星堆和金沙的文物也是不断地走出国外,国际上也是走了20多个城市。在2018年的时候,在四川省文物局直接的指导下,基于这几年的中国四川考古的一些新发现,重新策划了一个四川古代文明特展。这一次特展把我们四川的8家博物馆的文物珍宝,由我们四川博物院、成都博物院、成都考古所、四川考古所,包括绵阳、茂县、金沙、三星堆,我们重新做。这个展览从2018年12月开始巡展,又开启了一个在意大利亚平宁半岛的新的巡回,完成了一场与世界文明的对话。为什么我们过去的展览出国展都是单辟一个展区,有点像自说自话,自己在那说我的文明有多发达,那么这一次我们把古蜀文明的展品直接置身在意大利的世界文化的遗产地和他们的博物馆里面,和他们自身的一些精美的文化遗产,他们的文化典藏放在一块来进行解读和阐释。所以有达到非同凡响的视觉冲击力,这个展览在意大利引起了轰动。 它当时也是习主席访意的一个高层互访的重大文化交流活动,可以说是开启了我们古蜀文明巡展的新征程。那么这个展览当然也荣获了今年的全国十大精品奖的国际及港澳台合作奖,也是各个馆共同的一个心血。

       这几年刚才我说了,除了传统的文物展,我们也创新一些输出的新方式,利用我们智慧化博物馆等文物数字化保护的成果,这几年走进墨西哥、摩洛哥、英国和美国,我们有虚拟展览、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等的手段,突破了一些文物禁止出国的一些限制。我们把一些珍贵的文物,那么以三维动画、虚拟现实、3D打印等方式展出去,那么有效地促进了文化的交流与互动。彩灯在四川成都做得好,我们用彩灯的形式在首尔国际灯节也进行了一个展览,还有花展,切尔西花展是英国王室的一个展览,我们把太阳神鸟以花艺的一个特点把它植入进去,也是达到了我们另外的一种宣传的效应。当然文物的图片展也是在各种各样一个节目上。

       同时这几年我们也在不断地打造移动的博物馆,将金沙的符号纳入这个城市的交通的枢纽和信息的传播网。不同的类型的社教活动,包括我们去年跟金沙小学联合做了一个以金沙文化为主题做的一个民营博物馆,这个可以说是开国内馆校合作,在校园内共建民营博物馆的一个先河,实现了让学生足不出户、足不出校园,就可以亲身体验、感知、互动的平台。

       通过这一系列的展览,我们也是不断地在提高我们自身的博物馆服务社会的功能。我们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以丰富的内容设计,变幻无穷的这种展示的空间和展览的形式,为广大的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观展的体验。配合展览,我们除了出版专业的学术图录、折页、宣传手册,还举办了不同类型、不同题材,跟每个临展结合的一些社教活动,每一个活动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们每一种类型,每一个展览都不一样,就是我们的社教人员根据展览的特质来重新设计。所以我为什么说展览带动了博物馆整个业务水平的一个提升,我们做展览的人员其实在设计的过程中,就应该把这些社教活动充分考虑进去,然后跟社教人员广泛地进行合作,然后来完成各种展览中的观众互动。

       金沙是全国7个智慧化博物馆的试点单位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一家考古遗址类博物馆。所以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我们把我们智慧化博物馆的一些管理和服务体系,也跟我们的展陈结合。把我们的展览引入了智慧化导览系统,包括语音导视系统,以多种形式、多种版本来介绍,那么今年在后疫情时代,我们也不断地在致力于构建云观展的平台,最近也是入选了全国博物馆社教平台的推荐力前20名进入第6名。我们也有VR、AR等一些数字化的方式,让文物开口说话,力求打造观展的新模式。

       最后我是想说展览最后的目的还是要推动学术的工作,这是博物馆、研究室所有的业务工作开展的基础。所以这几年配合展览,我们也开展了很多的课题,出版了非常多的专业图书,近三年,我们业务人员发表的学术论文达到了85篇。我们最早24个人,金沙博物馆现在在编的人员只有42个人,所以你们可以想象要做多少活,而且在这样的基础上,一年还能形成这么多的丰富的特展,都跟我们这个展览的推进我觉得还是应该有关。我们没有以策展人这样的方式,因为金沙人少,24个人到42个人,每年要完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指标体系、AAAA级景区的指标体系、一级博物馆指标体系,还要做这么多的原创展览。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强调是以团队作战,以项目来推进,那么整个博物馆它就是一盘棋,不是哪一个人、哪几个人的事情,它是共同完成、全馆走动的。那么策展人员在展览的策划的过程中,他需要跟我们的宣传人员讨论,需要跟社教人员讨论,甚至他需要跟安保人员讨论,对吧?等到展览的文本大纲出来以后,那么其他部门全部统一按照自己的需求来分配自己的工作。所以说它是一个团队作战,我们是一个集体。那么通过这二十几个展览的这么多年的一个实践,那么实际上在整体上提升了我们队伍的水平。

       那么最后我是想说,我们作为博物馆,尤其是我们考古遗址,在实施文化遗产的有效的保护的同时,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形式的临时展览的举办,带动博物馆的教育,带动博物馆的研究、宣传、品牌营销、文化创意,这样就有利于突破遗址类博物馆展览的单一性,又持续扩大了博物馆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提升了整体的城市文化的水平,增加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对大遗址保护与文化遗产的传承起到它应有的作用。

       最后我是结合今天的,其实这个是我前几天就想着写的一些东西,那么实际上我是把它结合了,今天实际上很多老师都谈到,我觉得博物馆的策展有几个方面是我们要去做到的,我们怎么样去突破?那么突破是什么?突破单一的题材,突破单一的色调,实际上这个色调是多样化的,我们需要去突破,就像今天陈老师说的,我们要去突破想象,我们要打开我们想象的空间,我们要去不断地突破一些约束,突破一些瓶颈,那么这是我们博物馆展示设计你们需要做的,那么同时我觉得我们还要去打破,我们要去打破边界,我们要去打破空间,我们从室内到室外,从静态到活态,从线下到线上,都是在打破边界、打破空间。同时我们还要打破时间,我觉得把古今结合,那么它也是要打破一些传统,打破一些旧的思维的模式,然后来进行一些新的诠释。最后我是觉得要去攻破,这个攻破,我觉得跟今天陈老师说的几个命题,它还是有相似性的。怎么去突破千展一面,怎么去突破这个题材的单一性,包括人家做过的题材,你拿到以后怎么去重新诠释,根据你自己藏品的特色,你怎么做?包括内容,我们说内容一定要鲜明,我们的主题要进行重新的设定,我们的内容一定要跟我们自身的特色相结合,然后形式上一定要丰富多彩,一定要去打破,想方设法的,但不是为了形式而形式,在内容的基础上,我们进行多种手段的形式的设计,丰富的这样的一些手段,那么突破观众参观的这种疲劳,那么不断地吸引观众的眼球,最后是突破推广,手段是很多的,现在线上、线下、传统媒体、新媒体是吧?现在又有新的快闪,又有新的抖音,那么就是我们不断的把我们的一些推广的方式,酒好还怕巷子深,我们再好的博物馆我们也需要去推广,需要去宣传,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需要突破。那么社教,社教我们自己可能根据我们自身的博物馆都有社教的项目,怎么配合我们的临展,再去突破一些传统的历史、传统的思维是吧?然后文创,大概也是现在很多博物馆就做冰箱贴,我去看10个博物馆,我觉得现在的博物馆的文创产品真的没有什么看头,都是做枕头,都是做丝巾是吧?你就是一哄而上,没有自己的一个想法,没有自己的特色,所以说我觉得也是需要去攻破它,也是我们的一个难题。我们要集中思维去打造我们的服务,我们怎么去不断地提升我们的品质,不断地提升我们的服务的品质和质量,这个也是我们作为文博人必须要去想,必须要去思考的。


     (以上内容均根据讲座现场录音和主讲人提供的演示文件整理而成。)

 


3 0
相关文章